赣南围屋:讲述客家历史的博物馆

※发布时间:2016-5-26 11:23:02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在试图讲述赣南围屋之旅时,我遇到的困难,并非语言的贫乏;事实上,写得多了,心中有相对成熟的文字模式,再拂去引发回忆错位的刻意渲染,力求如实反映那段经历中的行为和心理状态。最主要的难处,是无法准确还原当时的思维“沟壑”,这让我困惑;只能良久翻看笔记和照片,乃至渐有所得。

  在试图讲述赣南围屋之旅时,我遇到的困难,并非语言的贫乏;事实上,写得多了,心中有相对成熟的文字模式,再拂去引发回忆错位的刻意渲染,力求如实反映那段经历中的行为和心理状态。最主要的难处,是无法准确还原当时的思维“沟壑”,这让我困惑;只能良久翻看笔记和照片,乃至渐有所得。

  摄影/游笑天

  俩进去有一会儿了,可我还立在门口,仰望着骑墙式门楣上模糊难辨的“燕翼围”三字,和门楣周边有些喧宾夺主的蒿草。尤其是那几蓬“怒发冲冠”般的蒿草,突兀的姿势显出是被人为放置于此,可是,它们又与黄中带灰的围墙、被熏得黝黑的门楣结合,仿佛“长于斯”许久,便“自然”淡去了人为的痕迹。

  摄影/游笑天

  燕翼围的内部结构,很直白地点出了这种居住方式的精髓,那就是一个“群”字。四层高的楼房,每层都被长方形的巨型回廊起来,在楼群中央形成一个长方形的天井。楼层间以几架木梯连结,顶层与三层铺有瓦片房檐,形成重檐歇山顶式的整体结构,书写着对传统的承袭与尊重,也映射出客家人自北南迁的历史。

  摄影/游笑天

  楼板与阶梯都由条木搭成,踩上去嘎嘎作响;我这样的“大块头”,更不得不小心翼翼地行走。雨一直下着,时大时小,间或从屋檐上垂下一道水帘。雨水打在乌黑的瓦片上,泛出细微的青色;晾在屋檐上的白菜,很滋润的样子,仿佛找回了在田地里快乐成长的时光。

  摄影/游笑天

  偌大的房子冷冷清清,只有我们几个冒雨而来的游客,将楼板踩出“乐声”,唱和着淅淅沥沥的雨滴。然而,晾晒的白菜,靠在壁角的扫帚和拖把,都明白无误地显示这里还有人居住,只是早已不复当年的热闹,留下的,也就慢慢习惯这冷清自守的氛围了。

推荐:

相关阅读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