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声音是另一只眼睛

作者:未知

  一位作者拿着厚厚一叠照片来报社投稿,我接待了他。   一张张翻下去,很遗憾,大部分照片质量很差,很多照片模糊不清。有的是拍照时手抖动了;有的是没有对焦,虚了;有的画面杂乱无章,似乎是随手拍下的。
  他是我们报社的老作者了,拍照的水平还可以,怎么这次拍的照片都这么差?他看出了我的疑惑,解释说,这些照片是盲校的孩子拍的。他告诉我,为了让盲童们感知世界,学校特意组织了十几个孩子拿着数码照相机走上街头,凭着听力捕捉瞬间,拍摄身边的世界。于是,就有了这组照片。
  凭借听力拍照?这可是第一次听说。我再次端详着手中的照片――
  这是一张背景很乱的照片,人头攒动,是大街上我们经常见到的场景。他指着照片说,这是学生小丽拍的。当时,她拿着照相机站在热闹的街头,到处是嘈杂的人声,她紧张得不知道怎么办。忽然,她听见有个孩子在惊喜地喊奶奶,紧接着,她听见祖孙俩快乐的笑声。她将照相机对着笑声的方向摁下了快门,并为这张照片取名为《街头的快乐女生》。听着他的解说,再看照片,乱糟糟的画面突然活了起来,我从中找到了隐约可见的两张笑脸。因为没有取景,这两张笑脸一点也不突出,被湮没在了众多漠然的表情中。但那确实是两张笑脸,如果你仔细听的话,仿佛还能听见她们的笑声。
  他翻出另一张照片,是一个叫海涛的学生拍的。照片的主景,是灰色的地面和一溜快速走动的双腿。他告诉我,与别的盲童不同,海涛不是先天失明,而是5岁时因一场意外事故失去了视力,在他的脑海中,还留存着这个世界的影像。为了治好他的眼睛,他的父母几乎倾家荡产。站在街头,海涛将照相机镜头对准了路面和人们的脚步。我们已经习惯了那些急促的脚步声,从一个地方,奔向另一个地方。在熙熙攘攘的街头,谁还会在意你匆匆的脚步呢?谁又会停留下来听听自己的足音?盲童海涛却为我们听见了。有意思的是,他请老师代他在照片背面题名《慢》,他是希望我们成人的脚步能从容些吗?
   这些解说,使得那些拍摄质量很差的照片忽然变得生动起来。这些照片,都是盲童们通过他们的耳朵“听”下来的,我们在用眼睛看的时候,如果也能竖起耳朵听一听,也许感觉就会迥然不同。
   有张照片拍的是一堆杂乱的树枝,树叶已经落得差不多了,显得光秃秃的,画面看起来一点也不具美感。可是,当我竖起耳朵的时候,我听见了树枝上一只燕雀的歌唱。我已经多久没有听见城市上空小鸟的鸣叫和它振翅的声音了?
  有张照片是一个墙脚,一只小狗跟在另一只小狗身后,前面的小狗,头和半个身子已经跑出了画面。看着这幅照片,我哑然失笑,后面那只小狗屁颠颠的,也许正急得哇哇叫吧?
  还有一张照片看上去模模糊糊,分辨不出拍的什么。对方解释说,这是学生小勇拍的天空。天空?那么,他听见了什么?是小鸟的鸣叫还是飞机的声音?是风筝的哨声还是呼啸的北风?
  我一张张翻看着,被孩子们凭借声音拍出来的照片深深吸引住了。这些孩子看不见这个世界,但他们却仔细地听着这个世界,听见了它发出的每一个细微的声音。声音,是他们看世界的另一只眼睛。而他们透过声音“看”到的这个世界,也是如此美丽,让人迷恋。
  (晋华云摘自《青岛日报》)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