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人物语言要力求性格化

作者:未知

  同学们在写以写人为主的文章时,对外貌描写、行动描写一般都比较重视,而对语言描写却往往容易忽略,常常喜欢以作者的语言来描叙不同人物的语言,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学生腔”,或者说“作文腔”。这种不考虑人物的年龄、身份、职业等特点的众口一词的语言其实是最呆板、最没有表现力的。
  下面有两个人物的说话,你能看出是谁吗?
  “招安招安,招甚鸟安!”
  “你那皇帝,正不知我这里众好汉,来招安老爷们,倒要做大!你的皇帝姓宋,我的哥哥也姓宋,你做得皇帝,偏我哥哥做不得皇帝?你莫要恼犯着你黑爷爷,好歹把你那写诏的官员尽都杀了!”
  不用说,谁都知道这是《水浒》中的黑旋风李逵,言辞中那天不怕地不怕的造反精神真叫人痛快淋漓。
  “多乎哉,不多也。”
  “读书人窃―――书不算―――偷。”
  读过一些鲁迅作品的人,准知道这是孔乙己,那份穷酸,那份迂腐,是只有他才有的,那善良的心地,困窘的处境,又叫人不得不含泪而笑。
  可见,人物语言对表现人物性格有着多大的作用!
  老作家孙犁在他的短篇小说《荷花淀》中有一段语言描写,是写抗日战争中四个妇女冒着危险划船去探望丈夫途中的对话:
  “听说他们还在这里没走。我不拖尾巴,可是忘下了一件衣裳。”
  “我有句要紧的话,得和他说说。”
  “听他说,鬼子要在同口安据点……”水生的女人说。
  “哪里就碰得那么巧,我们快去快回来。”
  “我本来不想去,可是俺婆婆非叫我再去看看他―――有什么看头啊!”
  这里,除了水生嫂以外,作者并没有交待说话人,但简短的对话把四个妇女的不同性格表露无遗。妇女A性格较文静,说话含蓄委婉,为探望丈夫找了一个送衣服的借口;妇女B性格爽朗,想见丈夫的心情非常急切,而且不加掩饰;水生的女人性格较谨慎稳重,知道此行的危险性;妇女C则比较聪明乖巧,明明想去却说不想去,言不由衷的假话中寓含着想见丈夫的强烈愿望。剩下一句“哪里就碰得那么巧,我们快去快回来”是哪个女人说的呢?根据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知道,这句话应该是妇女B说的。这种能够“使读者由说话看出人来”(鲁迅先生语)的人物语言就是性格化的人物语言。
  本刊2002年第7-8期上有一篇《饭桌边的话题》的习作,人物对话写得很不错。“最近学校里忙些啥?”爸爸漫不经心地问。“你猜!”女儿故意卖起了关子……“吹牛!”妈妈打断女儿的话,“咋没见你捧个100分回来?”爸爸朝妈妈摆了摆手,“你也太不关心时事啦!现在是什么时代?素质才是最重要的,高分低能有什么用!”女儿扳着手指头说:“我们的学校生活可丰富啦,琴棋书画,吹拉弹唱,跑跳掷跃,无所不包;上至天文,下至地理,无所不有……”“你说的是你吗?”爸爸反问道。“嘿嘿!”女儿挠了挠头说:“本人正在努力,上次体育节长跑时,我拉在同学后面整整两秒;数学节上在迷宫里差一点没出来,所以―――”“所以怎么啦,是不是和以前一样常败不胜?”妈妈迫不及待地问。“所以呀,都得了二等奖。”一场十分寻常的饭后闲聊,被小作者写得有声有色,情趣盎然,而且,通过对话写出了人物性格:妈妈的急躁和对孩子文化学习的特别关注,爸爸的沉稳和对素质教育的重视,孩子的活泼俏皮,聪慧灵巧,一个温馨的三口之家的充满浓郁生活气息的场面生动地呈现于读者眼前。
  “言为心声”,人的思想性格可以通过语言表现出来。性急人的快言快语,斯文人的慢条斯理,调皮鬼的风趣幽默,长辈的语重心长,朋友间的推心置腹,对手间的唇枪舌剑,都会有各各不同的语言。千万不要写得千人一面,众口一词。另外,如果是两个人或几个人的对话,还要注意围绕一个中心,不要天上一句,地下一句,不要写“你吃饭了吗”,“吃了”之类的毫无意义的废话,也不要长篇大论,让人觉得像背台词似的,语气要自然,句子要短,尽量口语化。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