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老顽童”爷爷

作者:未知

  说起我的爷爷,这整幢大楼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   他,浓眉大眼,眼睛不怎么明亮,却让人感到慈祥;高大的身躯,身板挺硬朗,十分魁梧,好像一座铁塔;说起话来幽默风趣,还头头是道。在我的印象中,爷爷无论做什么事都很有趣,常使人哭笑不得……
  有一次,妈妈要出去买东西,便委托爷爷看着灶上煮的排骨。可妈妈回家后,却发现排骨给烧糊了,爷爷也没了踪影。待爷爷回家后,妈妈便埋怨爷爷不“坚守岗位”,还“到处乱窜”。爷爷却振振有词地说:“这也不能全怪我嘛!炖排骨的时候,我先去老杨家串了串门,后来又和老黄头聊了聊天,然后又和张大爷下了一盘棋。他可真狡猾呀,知道我不会‘棒头’下法,竟然还专用那种方法,结果,我呀,嘿嘿……”“哎哟,爸,您还有心思下棋呀,这灶上还炖着排骨呢!”妈妈又埋怨起来。爷爷看情况不妙,“嘿嘿”笑了两声,赶紧鞋底抹油――溜了。
  还有一次,爷爷不知哪来的兴头,吵着要办黑板报。爷爷是个党员,他办黑板报,谁会反对呀!这不,没几天,爷爷便抱回了一块大黑板。爸爸见后,说:“爸,办黑板报用块小黑板就行了,干吗买个这么大的呀?”“嘿!你这小子,大的小的价钱都一样,干吗不买块大的呀!”爷爷理直气壮地说。
  可不久,我们全家便反对起爷爷办黑板报来,为什么呢?因为爷爷办的板报“水分”太多,都是一些人所共知的事,比如今天几月几日,天气如何等。还有的是一些大家不关心的事,比如他今天和谁谁下棋,赢了几盘。爷爷从不写他输了几盘,问他为什么,他还理直气壮地说:“丑事不外扬,自己知道就行了。”甚至有一天,爷爷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有什么内容可写,于是就写了“今天板报无内容”几个大字,还特意画上了花边呢!弄得全家人哭笑不得。
  瞧!这就是我的爷爷,一个有趣的爷爷,一个老顽童,也是我们家的开心果。嘘,别打扰他了,他正在专心办黑板报呢!
  (266001山东省青岛市南区苏州路29号12号楼2户)
  
  歪歌伴唱
  周传雄《关不上的窗》 我的眼睛敢和小鬼比明亮,任寒风来去身板还硬朗。这些年无法修补的风霜,化为无尽的豪爽。楚河水撩不起我的忧伤,汉界挡不住我驰骋疆场,在黑板上刻下那童年梦幻。
  亮相得分:★★★★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