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伴着书香成长

作者: 李琴

  我小时候,问题很多。生活在贫困、闭塞的山沟沟里的父亲整天忙于生计,无暇搭理我,问急了,就胡编一些故事唬我,哄我闭嘴。饱受丧夫、丧女之痛,被苦难浸泡透了的外婆除了唠叨她艰辛的经历,就只会讲熊外婆的故事。
  上小学了,捧着带墨香的课本,我爱不释手。从此,茫茫苍苍的世界开始进入我的视野。第一次接触到的课外读物是一本残缺的小人书《七把叉》,虽然很多文字都不认识,但从此我就被这种小人书迷住了。在我成长过程中,父亲从没给过我一分零花钱。为了在同学那儿借到小人书,我常常殷勤地帮同学打猪草、写作业、打扫卫生、当替罪羊……
  九岁那年,大姑妈从新疆回来探亲,偷偷塞给我一元钱(被父亲知道了,要被没收的),我悄悄跑到街上书店里买回了9本《三国演义》的连载小人书,那是我第一次拥有自己的书,真是幸福死了!我用这9本书交换了好多小人书看!
  我爱听故事。有一次在学校劳动完回家的路上,我边走边听高年级的学生讲故事,锄头丢了都浑然不觉。四年级时,换了张老师、钟老师夫妇教我们语文、算术。张老师学识渊博,但据说被划为“三家村”,曾遭过红卫兵的批斗,他天天上完两节语文课就躲在家里写回忆录或给中央领导写“申冤”信;钟老师教算术,多出来的时间就给我们读《故事会》。我天天惦记着那些故事,寝食难安。有一天,我终于鼓起勇气敲开了老师的家门,要求借阅他们的故事书。哈哈,没想到两位老师很慷慨地答应了。张老师说,他们家有很多书,只要我上课认真听讲,课外能将他考我的生字组成词、造成句,就随便让我去借阅。那两年啊,是我过得最充实、最幸福的两年!我的组词、造句、写作能力飞速提高,远超同班同学的水平,常常得到老师的夸奖,并代他们行使“老师”的权利:给班上的同学听写、改作业、读故事。我也不再满足于小人书、故事会,我开始如饥似渴地、囫囵地啃“大部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水浒传》《杨家将》《岳飞传》《呼家将》……
  小学毕业那年暑假,表姐带我去过一次街上的文化站,可以用一分钱租到一本小人书,两分钱租一本文字书籍。我开始绞尽了脑汁赚钱:捡桔子花桔子儿晒干、挖麻芋子、上苦楝树取蝉蜕……我的初中时代缺吃少穿,但从不缺书看,《青春之歌》《西游记》《东周列国故事》,丁玲、金庸、琼瑶……我着魔似的,吃饭时看、走路时看、躺被窝里也悄悄看。晚上为节省灯油、节约电,我常边烧饭边看书,头凑近灶门,火烧了刘海才猛然觉悟……
  我要感谢我的张老师,指引我在书海遨游,有了书的浸润,世界在我眼里变得绚丽明媚,生活更加多姿多彩。我不去计较物质的清贫;徜徉书海,我乐无穷极。
  如果您还在为孩子沉迷网络而烦恼,为学生缺乏追求而忧心,为下一代缺失了感受幸福的神经而焦虑,那就请交给他们一把开启智慧之门的钥匙――爱上阅读、爱上书。
  用书香浸润心灵,让读书成为一种习惯,我们捍卫的是莘莘学子的精神家园。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