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小城

作者: 于静雯

  那时你用啤酒罐在木色地板上搭成城堡的形状,你说这是你的城池,有漫过心头的寂寞。你走在小城算不上繁华的街头,饮下天边残红的夕阳,有月光轻吻你的黑眸。你说你是年少破碎的梦,最华丽的泪水在零点零分滑落,然后无奈地败给生活。轻吻你的眼,有雪藏千年的时间。撩起你的发,是青涩褪去的流年。
  
  “星期五的早上,阿狸把自己夹在晾衣服的绳子上,想把耳朵拉长。――据说是因为他爱上了那只兔子。”
   ――hans《阿狸据说》
  看hans这本漫画,叹服着一个男人的成长。如果可以,多少人宁愿不相遇。选择忘记,只不过一个转身的距离。拖沓着水色的时光,各自扣紧行囊,青春,总有一个人要先走。十几岁的年纪,装着懂了的爱情,却忽略了年华已盛开到荼靡,苍白又做何意义。究竟有多少永远值得坚持,又有多少坚持配得上永远?
  年少时,我们只因为寂寞而同场起舞;沧桑后,我们寂寞如初却宁愿形同陌路。你喜欢戴红色围巾,招摇在小城充满质感的初冬里,有北风呼啸而过的味道。抬头,有鸽群扑楞楞地飞过,骄傲的脖颈在阳光下有灵动的流畅感。行走,总是关于过去的某种思考。
  或许这只阿狸成了hans笔下对爱情的诠释,一条隐晦却不压抑的河流缓缓经过。那只愿意为兔子拉长耳朵以至于挂得太久最后死掉的小狐狸阿狸,那只被爱却毫不领情的兔子,都成了我们心里的一个结。耳机里被唱滥的爱情和着电流进入我的耳朵,可我依旧清楚我最喜欢的那句话:没有盛开,亦不衰败。
  “时间停止是因为时针爱上了分针,再也不想分开。”
   ――hans 《阿狸时光》
  无端地,有时会依恋上文字。我真的不是一个擅长作文的人,那需要对思想与结构进行串联与拼接,相比之下,我还是觉得一个冗长却清晰的公式更令人踏实些。这可能是理科生的通病,太多理性与抽象,终究使思想直白而可爱。第一篇文章发表后,我莫名地收到了一封来自桂林的信。手绘的信封,不算太漂亮的笔迹,不知道信的那端是怎样的一个少年。信中夹着一朵纸折的太阳花,我把它贴在我桌前。生活总是充满神奇,轻易划过,像岁月的指尖,纤细柔软。班里人不多,只有40个伏案的身影,可以看到女孩子松散的马尾和男孩子隐约的发旋。墙角没有倒计时,这是很让我们欢喜的。
  高三的生活没有我曾想象的那么可怕。我放下了所有以前放不下的东西,只为了拼一个或远或近的未来。有时我会插着耳机做理科题,让灵感和音乐相结合,可老师说这是个不好的习惯。
  明黄的烛火倒下,火焰依旧向上。小城里有风筝,有蓝天,还有一个你我熟悉的故事。故事中有留恋,有祭奠,还有一个不曾放下的执念。没有深刻的经历,我知道自己不会有深刻的思想。当一种责任感缠绕心头时,仅剩的是对生活的念想。我想有一天,生活会对我说:只要你要,只要我有。半季苍凉,半季花香。我知道自己从不是个安分的女孩,命中注定要去漂泊。听了无数遍山野的《全国各地》。这是一个我不喜欢的歌手,但这首曲子却让我动情。未来有一座城,等我去寻一个梦。年少时丢失的时光,是镌刻在掌纹上相伴一生的浅唱。时针爱上分针以后,究竟是时间的停滞,还是忘情地沉沦?山野唱:“很美丽的事,没有了你。”
  “我相信这深深的雪下,一定埋葬着几个世纪前神秘消失的王国。”
  ――hans《阿狸我相信》
  习惯了10点40晚自习放学,空旷的街道瞬时被学生挤满。插满糖葫芦的草靶子像红色的刺猬,对着月亮映出甜醇的光芒。楼下木头长椅上经常会有醉酒的少年,或沉默地吸烟,或轻声低语,有着年轻本不该有的寂寞表情。当你学会用酒淹灭寂寞时,寂寞它早已学会了游泳。抽屉的盒子里放着一根纯白色的520,烟尾红色的心型镂刻散发着妖艳的美好。我莫名地喜欢收集一些精致的小物件,见证了时光,或沉淀了浮华。我剪短了一直很宝贝的长发,穿黑色衣服,混入人群中,平凡成一个点。那些不再年少轻狂的样子,那枚银色有暗纹的戒指,在初冬里走失,往复着一个邂逅的故事。有时会有灰白色的墙皮掉下,阳光透过明蓝色的窗帘,有晴朗的味道。地上是窗帘缝隙中漏下的片片光斑,红漆有些脱落的木质讲台。灰尘里有小城的味道,那是不曾盛开的记忆末节。即使回忆如钢铁般坚硬,仍会有恋恋不去的风把陈旧的面容穿透。沉默如空气,把夜的每个毛孔包裹。你的艳阳,照进了谁的前世今生?抽屉里有你格子衫的第二颗纽扣,记忆里有你清爽干净的发丝。我们从岁月的尽头走来,静好的月色掩映被人遗忘的曾经。
  梦醒,梦冷。我是青色柔软的藤,被拉扯着过了四季却依旧习惯依赖。我相信你是一棵会开花的树,从不依靠,寂静安好。我们输给了光阴。翩翩少年路,木槿花惊艳了少年的眼眸,撩起他暗涌心头的河流。了然了牵挂,告别了熟稔,把身上每一处的伤痕都当成是苦难给予成长的刺青。后来我们便长大了,没有挥手,便各自天涯。有没有一种时间,让你不曾回望,亦不再念想?那个给你承诺给你未来的少年,那个酒窝里盛满思念的誓言,那些在风中支离破碎的云烟。或许有一天你会把发丝拨向耳后,说一句:
  “感谢曾经的你,成就现在的我。”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