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我就是爸爸妈妈的手脚和眼睛

作者: 本刊编辑部

  你的同龄人中的好多人,很可能也包括你自己,每到周末就和爸爸妈妈争取看电视、玩电脑的权利,理由种种,名目繁多,但只要我们认真归纳,所有的理由其实都有一个基本宗旨在支撑,那就是平时学习太累,周末应该适当放松一下,而且别人都在玩。我不想评论你的学习是否真的那么累,我只想讲一个别人的故事给你听,或许你听完之后,会对你的周末,对你的生活,对“别人”,有个新的认识。
  
  段红艳出生在陕西省靖边县枣刺梁村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里。16年前,患有类风湿性关节炎的妈妈郭苹与父亲段云强结婚,病情时好时坏,原本不富裕的家庭在父亲的照料下艰难度日。段红艳出生后,母亲的病情更加严重,由于贫困,治疗断断续续,终至瘫痪,生活的重担一下子全部压在父亲段云强的身上。原本身体健康的父亲突发视网膜脱落,视力逐渐下降,在红艳3岁的时候,父亲完全失明。
  从3岁起,段红艳就开始给母亲端屎端尿,做力所能及的家务活。在父亲失明的头两年里,段红艳的三姑负责照料着一家人的生活,小红艳自己也摸索着给家里砍柴、洗衣、做饭。6岁那年,段红艳做出了第一顿饭。段红艳母亲回忆说:“当时艳子个子小,只能踩着小板凳才能够得着锅台;力气小,只能双手拿着切菜;衣服拧不动,就用脚踩;背不动柴,就几根几根往家拖。”就这样,段红艳用稚嫩的肩膀承担起照顾父母的重任。每到春耕时期,红艳和父亲两个人手牵手往地里送粪、种庄稼。到了收获的季节,红艳每天一放学就往家赶,帮着父亲拔荞麦,收蔬菜。除了帮着做家务事,每年还要带着父亲买煤、收拾水窖,做大人才做的事情。
  9岁那年,段红艳开始了在县城学校寄宿的生活。每逢周五,别的同学都在谈论周末该怎么玩,段红艳却着急赶着回家,家里还有一大堆的活儿等着自己做。10年里,她充当着父母的手脚与眼睛,她的懂事与坚强给了病痛中的父母无尽的安慰。段红艳的父母在向别人讲述起自己的孩子时总说:“艳子不仅是我们的手脚和眼睛,也是我们家的顶梁柱,是艳子让我们鼓起了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看到了生活的希望。”
   (本版图片摘自新华网 刘潇 摄)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