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伴着年轮出发

作者:未知

  听父亲说,在我刚满一岁的时候,家里搬迁来到了现在住的地方,并在门口种了一棵小树苗,父亲抱着我说:“闺女,你要快点长大,要比它呀长得还高啊。”    三岁时,刚学会说话,也不记得我那时是从哪里学来的,那天下午,我连滚带爬地来到小树边,指着它说“舀树矛,大荏蛋”(小树苗,大坏蛋),嘴里吐出的字模糊不清,心想:“哼,谁叫你总是比我高呢?”突然间,我笑了,咧开了嘴儿。
   五岁那年,我有了一个妹妹,父母都很高兴,家里的人来来往往的,好像是来看她的,而不是我,那时,我还小,家里多了一个妹妹,爸爸妈妈都去爱她了,从此,每天下午,我幼儿园放学后,都会跑到树下,抱着它,闭上眼,深深地呼吸。
   七岁那年,我离开了家,到离海很近的地方上小学,因为我心目中最神圣 的地方就是那片无边无际的海和那棵树下的阴凉。一年365天,我在那里生活了一年,就屁颠屁颠地跑回家了,当然,我还背着一个书包,里面装了365张画纸,里面画的,就是那棵树。
   回到家,先跟大地来了个拥抱,然后就哭了。
   八岁,那是我跌进最低谷的时期,那时,每天都好惨,回到家,一句话也不说,坐在树下,倚着它,扭过头,希望全世界都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我的存在。
   十岁,家里要盖房子,由于种种原因,不得不伐掉那棵树,那时的我,死命地拽住爸爸的手,哭喊着求爸爸不要去砍它,最终小小的我的力量没拗过爸爸的大手,第二天,我心疼地趴在树桩上哭泣。
   现在,我16岁,我在奋力拚搏着,不敢去奢望什么,每当就要坚持不住了的时候,就会想起树的年轮,而我的努力,也像年轮一样,一圈一圈地生长……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