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我就是你的第二双眼睛  

作者:未知

  “王刚已经把双眼献给祖国,他应该有一个温暖的家。”   傅春香决定嫁给王刚时,父母专门到城里劝阻,亲戚朋友说她犯傻;有人说她是出“风头”,看重的是英雄头上的“光环”,但她没有想那么多。
  最初听到王刚的英雄事迹,傅春香是在20多年前的广播电台里。她清清楚楚记得当时人们一直传颂的一个细节:在一次重大军事行动中,王刚的眼睛被炸伤后,一只眼球挂在体外仍然坚持战斗,当满脸鲜血的王刚被战友们抢回到战地医院时,他的手里还紧紧地握着一枚手榴弹。家乡出了个战斗英雄!王刚的名字在姑娘的心中扎下了根。
  也许是缘分,家在湖北省钟祥市傅春香的哥哥,就住在王刚家的对门。1986年9月5日,傅春香去哥哥家,路过王刚家门口时,看见房间里坐着一位戴墨镜的军人。是他,王刚回来了!傅春香心中忽然一阵莫名的慌乱。她不由地闭上了眼睛,眼前一片漆黑。天哪!王刚要在黑暗中度过一生,太残酷了!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那一刻,傅春香决定给眼前这个人一个温暖的家。
  三年后,他们走到了一起。婚后的日子是甜蜜的。虽然王刚的眼睛看不到,但是他深深地感觉到傅春香对他的百般关爱,好几次自己在屋里高兴得直流泪。他深信,自己遇到了一个终生深爱着他并可以为他牺牲一切的人。为了防止丈夫磕伤碰伤,傅春香把家里的保温瓶围上了铁架子,茶几、桌子都削成圆形角,水杯、饭碗等生活用品清一色是塑料制品。她还在不大的阳台上养了十几盆花。她相信,花香会让王刚感受到这个世界的多彩与温馨。
  然而,蜜月还没度完,王刚就接到了长春大学特种教育学院针灸、按摩大专班的录取通知书。王刚犹豫了:父母常年有病,傅春香一个人在家能支撑住吗?最后,还是傅春香说服王刚踏上了求学之路。她觉得,王刚只有学到一技之长,才能继续服务于社会。临行时,傅春香用王刚留给自己买衣服的钱,偷偷买了毛线,晚上加班织成毛衣毛裤,悄悄地塞在了王刚的背包里……
  从此,傅春香用瘦弱的双肩挑起了生活的重担。一次,公公忽然晕倒,傅春香急匆匆地一个人拉着平板车跑了10多里的山路把老人送到医院。在医院里,公公的病情越来越重,大小便不能自理,她就天天陪护着公公,打水,取药,端屎端尿。看着傅春香的举动,病房里的人都竖起大拇指:这样的儿媳妇比闺女还亲,真是好样的!生女儿难产,她也硬是没让在外学习的丈夫回来……由于多年劳累,她患上了肾炎、胃炎、胆囊炎等多种慢性疾病。但每次病症发作时,她总是一个人呆在屋里默默地忍受着。
  1993年1月,王刚大专毕业后,部队特批傅春香提前随军。她担心婆婆无人照料,就把老人也一起接到了部队。
  在平凡的生活中,王刚虽然双目失明,但他有着非常强的求知欲望,苦于不能和常人一样通过书本获取知识,一度陷入痛苦和迷茫之中,有时甚至乱发脾气。傅春香看在心里,疼在心上,她一有时间就和丈夫聊家常,有空就和他说说现在,谈谈未来。一次,她看到丈夫抚摸着一本医学书籍时,就深情地对丈夫说:“王刚,虽然你的眼睛看不见了,但是你还有我啊,我会照顾好你一辈子的!”听了傅春香的话,王刚紧紧地握住了妻子的手,眼里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在傅春香的鼓动下,王刚的自信心增强了,他想多学一些医学方面的知识,傅舂香就把一本50多万字的中医内科学给他读了3遍。王刚喜欢古典小说,傅春香就买来“四大名著”给他边读边讲。为了了解部队的最新消息,傅春香还从微薄的工资里拿出一部分钱,为王刚订了《解放军报》、《中国军事》等书刊。王刚喜欢欣赏体育比赛,家里的电视机有5个台锁定在体育频道上,傅春香一边看还一边给王刚当解说。王刚戏称妻子是“业余体育解说员”。2000年,傅春香和几位下岗家属一合计,在营区门口办起了“拥军书社”,不仅丰富了丈夫的书源,还为部队官兵学习提供了方便。
  1993年10月,《邓小平文选》第三卷发行后,为了让眼睛失明的残疾人尽快“看”到这部理论著作,王刚萌发了把他翻译成盲文的念头。傅春香对丈夫的想法大力支持。说做就做,于是,他们托人从外地买回来笔和纸(翻译盲文的笔和纸是特殊的材料),一有时间,她就一字一句地读,王刚则一个点一个点地按。当傅春香不在家的时候,她就用录音机录上几篇,供王刚翻译。由于王刚的右手腕至今还残留着好几块弹片,时间一长,握笔的手就钻心地疼,傅春香就一边给他按摩一边耐心地鼓励他。
  经过3个多月的努力,他们终于完成了28.8万字的盲文翻译工作,1000多张盲文纸上密密麻麻地留下了400多万个字点。书完成后,中国残联在给王刚夫妇的信中称赞道:“你们是全国第一个完成《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盲文版翻译工作的人。”
  济南军区原政委宋清渭亲笔给他们写信:“你们做了一件正常人也不易做到的很有意义的事情,为盲人学习邓小平理论做出了贡献,确实难能可贵,可亲可敬!”
  “照顾好王刚的生活,是我一辈子的责任,我要做他的第二双眼睛”。傅春香腼腆地笑着说。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