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高校花卉学实践教学模式的改革与创新

作者: 惠俊爱 周厚高

  摘要 花卉学是一门实践性较强的课程。为提高学生的实际操作和动手能力,在做好课堂教学的同时,通过贯彻落实“学产结合、学研结合”的教学思想,开展实践教学,完善实践教学体系,摸索教学与科研、生产相融合,理论知识传授与实践能力培养相融合的教学模式,建立起“课堂+实验室+实地+实习基地”的培养模式。激发学生的竞争意识和创新意识,增强学生学习的主动性。
  关键词 花卉学;实践;教学模式;改革;创新
  中图分类号 G64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7-5739(2017)03-0276-02
  Abstract Floriculture is a practical course.In order to improve actual operation and hands-on capacity of students,through implemented the ″Learning combined with production,learning combined research″,the practice teaching was carried out,experimental teaching system was improved, a teaching mode of integrate teaching and scientific research and production was established,theoretical knowledge taught and practical ability training were integrated,and a training mode of ″classroom+laboratory+field+practical base″ was established.It aroused students′ competition consciousness and innovation consciousness,and enhanced the students′ learning initiative.
  Key words floriculture;practice;teaching mode;reform;innovation
  花卉W是园林、园艺等专业的一门专业基础课程,极具实践性和应用性;同时也是一些相近专业,如农学、林学、草业科学等专业的选修课,或者全校的公共选修课[1]。花卉学实践教学培养学生在花卉的分类、繁殖、栽培管理和园林应用等方面的理论知识学习和操作实践技能。学好此门课程可为学生今后学习园林植物配置、园林规划设计、园林绿地规划等课程打下专业基础。传统花卉学实践教学的教学模式导致学生的动手能力不强,随着园林等相关产业的不断发展,花卉学实践教学改革势在必行。为此,不少高校进行了很多探讨[2-7],但收效甚微。如何有效地进行花卉学实践,提高学生的动手能力,并与实际应用结合起来,培养应用型人才是当代高校教育所面临的实际问题。
  1 花卉学实践教学现状
  1.1 硬件设施条件有限
  目前,花卉学实践教学主要包括花卉辨识及花卉的繁殖与栽培管理等方面。花卉辨识实习主要是指结合理论课程,在学校温室、花木基地、附近公园、植物园等现场授课,对园林植物进行认知的实习,一般以分散式进行。由于人多嘈杂,只有紧跟教师周围的一小部分学生才能听清教师讲解的内容,教学效果并不理想。另外,花卉繁殖与栽培管理的教学实践由于部分学校硬件设施有限,导致有的实验只能由教师操作演示,无法实现学生全体参与。
  1.2 实践教学时数相对不足
  以仲恺农业工程学院园林专业的花卉学为例,课时为48学时,其中实验教学18学时,还有大学生运动会、艺术节等活动,学生实践教学时数远远不够。若是将花卉学实践课程纳入到专业课综合实习中,可在一定程度上弥补实践教学时数欠缺的问题,同时还有利于提高学生在园林绿化、规划设计中对花卉理论知识的综合应用能力。
  1.3 学生的学习兴趣不高
  学生的学习兴趣不高,主要是学生学习动力和团队精神相对缺乏。部分学生对实践教学兴趣不大,在实验、实践过程中不愿意动手;遇到一些困难或是消耗精力和体力较多的实验、实践时有畏难情绪。此外,学生对教师的依赖性太强。
  1.4 实践教学考核较简单
  在大多数高校的课程考核中,实践教学考核较简单,成绩=期末考试成绩×70%+平时成绩×30%,而实践课的考核成绩包含在平时成绩中,并不单独考核,也没有一定的考核标准,这种考核方式对实践要求较低,不能激发学生的学习积极性。
  1.5 实践教学资源不够丰富
  一些高校没有相应的实践基地或因实践基地太远,受到交通、经费等的限制,很难将实践作用充分发挥出来。有的校内实践基地太少且过于简陋,建设校外实践教学基地又存在一定的困难,因此导致部分实践课程不能正常开展,学生实习不能得到保障。
  1.6 综合性实验时间安排不合理
  传统教学模式中一般一个实验安排3学时,但是有些综合性实验周期长、短期内无法得到结论,如一个无土栽培实验,至少需30 d,在规定学时内只能完成其中很小一部分的实验内容,难以开展完整的实验。大部分情况下,学生只在校外生产现场进行短时观察,不会产生理想的教学效果。这就导致学生对操作技术没有整体的认识,达不到培养学生动手能力的教学目的[8]。
  2 实践课程改革途径
  2.1 革新实践内容,增加综合性课程设计
  花卉与社会经济发展有着密切的关系,花卉新品种、应用形式以及新技术的产生速度也越来越快,如节日用花、无土栽培及垂直绿化等,但是这些并没有在教材里体现出来。需要相关教师及时更新花卉知识,在实验教学中及时补充花卉学科的最新科研成果、产业动态和市场行情。同时,在教学内容的组织上,要不断综合相应的知识结构来开展教学研究,集体研讨教学大纲,多开展综合性实验实习,并注重课程之间的衔接,克服内容的相互重复和脱节问题,促使学生融会贯通、综合运用所学知识[9]。   2.2 革新实践课程教学方法
  现在的教学方法多数还是以传授为主,而学生只是被动接受知识。实施学生基地实验规范、基地学生课余生产活动等,引入启发式、参与式、讨论式和案例式教学方法,调动学生学习和综合运用知识的积极性,并结合生产任务、课程论文、学科小型科研和读书报告等,培养学生的实践操作能力、知识运用能力及创新思维能力[10]。
  2.3 将科研融入实践教学
  开展小型科研是提高学生科研能力的有效途径。结合基地的生产计划、教师的科研方向及学生的兴趣爱好,教师和学生讨论确定论文选题,学生提出研究思路,然后逐一修改和指导。鼓励学生从社会中寻找课题,综合锻炼学生的科研能力,督促教师掌握学科前沿动态、提升自身科研能力。
  2.4 参与生产和营销
  结合基地生产经营任务,要求学生直接参与到基地内花卉、盆景、苗木的日常生产中,参与从整地、栽培、日常养护管理到销售的全部生产与营销环节,做好生产日志和系统观察观测记录,形成生产报告。结合基地收到的花卉装饰、盆花租摆与庭园绿化等订单,组织实践教学和生产实践。通过参与社会实践活动,增加学生对自我价值的肯定和对专业的热爱,同时增长才干。
  2.5 完善考核体系
  通过改革考试评分办法,以考核应用操作能力为主要目标,对学生进行全面考核。考试成绩=理论考试×40%+实验技能(基本、专业、自主创新)×40%+实验报告×20%。即在理论和实验实习考核的基础上,结合现场考核成绩、生产日志记载情况、责任田产量和产品质量、课程论文等方面综合评定其课程成绩,力求做到“教一学二考三”。改变学生只需记笔记、背课本、临时突击就能轻松考核过关的现状。
  2.6 注重教书育人
  我校园艺专业扎根热带亚热带地区,立足都市园艺和园艺产业化,弘扬“扶助农工,注重实践”的办学宗旨,培养能学以致用的应用型高级专业人才,服务地方经济,在广东地区现代园艺人才培B基地队伍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现在生源扩大到黄河以南多个省区。在实践课程教学中,教师以严谨的教学作风、规范的管理制度、严格的学习纪律培养学生;以率先垂范的行动来带动学生参与实践;以我国丰富的观赏植物资源和快速发展的花卉科技,对学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和专业思想教育。
  3 结语
  花卉学实践教学是高校园艺、园林专业及相关专业人才培养的重要环节。随着花卉相关学科的快速发展和教学改革的推进,教学模式应不断适应新的教学内容和教学对象。只有充分调动起学生学习的积极性和主观能动性,才有利于培养和提高学生的实践操作技能和专业综合素养[8,11-12]。花卉学实践教学改革是一项持久而艰巨的系统工程,在实践教学中要经过不断地实践和探索,形成适合我国高校花卉学教学的发展之路,为培养出适应社会需要的实用型技术人才而努力奋斗[13-16]。
  4 参考文献
  [1] 包满珠.花卉学[M].2版.北京:中国农业出版社,2010.
  [2] 孙敏,付兴国.以花卉学教学改革为基点培养学生专业理念和实践应用能力[J].现代农业科技,2009(16):340.
  [3] 陈昭炎,李惠玲,范明星,等.开放实验教学与管理模式的研究与实践[J].实验室研究与探索,2005,24(11):107-109.
  [4] 蓝蔚青,谢晶,张饮江,等.高校花卉学课程改革与教学模式的实践探索[J].安徽农业科学,2012,40(32):15995-15996.
  [5] 陆万香.园林专业花卉学课程教学改革的探索[J].西南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1,36(1):245-248.
  [6] 喻苏琴,涂淑萍,连芳青.园艺专业《花卉学》实践教学改革的探索[J].吉林农业,2010(12):330-331.
  [7] 陈永华,陈亮明,唐丽,等.“花卉学”实践教学“兴趣-动手-创新”模式研究[J].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3(4):182-184.
  [8] 任四妹,欧鉴基.《植物遗传育种学》实验课程教学改革与实践[J].安徽农业科学,2012,40(1):560-561.
  [9] 郭先锋,杜明芸,赵兰勇,等.园林专业花卉学课程教学改革的探索[J].中国林业教育,2009,27(1):70-72.
  [10] 王海燕,聂立水,王登芝,等.“草坪营养与施肥”课程的双语教学改革与实践[J].中国林业教育,2012,30(1):63-65.
  [11] 张金智,刘继红,胡春根.《园艺植物生物技术》课程的发展与教学改革探索[J].安徽农业科学,2012,40(1):537-538.
  [12] 于莉,安立龙,徐春厚,等.多样化创新人才培养模式的研究与实践[J].高等农业教育,2004(7):9-11.
  [13] 宁云芬,黄有总.《花卉学》教学改革的研究与实践[J].广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9,31(4):132-133.
  [14] 孟艳琼,束庆龙,汪天,等.“花卉学”实践教学改革与学生创新、创业能力的培养[J].中国林业教育,2008(1):73-75.
  [15] 毛洪玉.农业院校花卉学课程教学改革实践[J].沈阳农业大学学报,2006,8(3):531-532.
  [16] 蓝蔚青,谢晶,李燕,等.花卉栽培与欣赏课程教学改革调查分析与思考[J].高等农业教育,2012,9(9):38-41.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