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群星光耀《牡丹亭》

作者:未知

  《牡丹亭》是此次“临川四梦”首度集结展演中唯一以上、下两本呈现的剧目。此次演出阵容强大,除上海昆剧团蔡正仁、岳美缇、计镇华、梁谷音等外,还邀请了苏州昆剧院王芳,江苏昆剧院石小梅、王维艰,北方昆曲剧院的魏春荣,这四大昆剧院团的精英联合,真可谓南北精英荟萃。全国昆剧团都有不同演出的《牡丹亭》版本,此次所选的13折戏,既有常演的经典折子戏,也有近年来新挖掘的、有相当质量的折子戏。演出以古戏台为景,用检场翻水牌连接处理,要求古朴典雅的风格,寻求原汁多味的艺术体现。
  上本《牡丹亭》的《春香闹学》,是昆曲花旦的基础戏,倪泓扮演的春香别具一格,在“闹”字上做文章,如背不出书、偷看书、不想读书装要“出恭”;陈最良讲课她打瞌睡,罚跪时拉陈最良的脚;陈最良用家法打她手时,她故意放高或放低不让打到,这些细节既夸张又生活,把春香这个天真活泼、聪明调皮的小姑娘演得活灵活现。计镇华甘当绿叶,配演陈最良。排练中,他没有老师的架子,认真地给了倪泓许多指点,二人的接口配合进行了重新调整处理,演出时完全达到了应有的喜剧效果。《游园》中的杜丽娘,由戏校学生李沁扮演。她的青春气息与杜丽娘相仿,本色的表演给她平添了不少印象允最重要的是,她小小年纪却能在舞台上松弛自如地表演,令观众赞叹不已。《惊梦》中的杜丽娘则由余彬扮演,与她同台演出的是扮演柳梦梅的石小梅。余彬在石小梅的指点和带领下,很快适应了要求,二人配合默契,充分挖掘每一个对视眼神、每一个水袖动作的深层意蕴,把一对梦中情人的爱慕之意表现得十分真诚到位。《寻梦》是一出非常难演的折子戏,王芳饰演的杜丽娘一个人在台上边舞边唱30分钟,寻找梦中情人,重温美好时光,抒发对爱的渴望。《写真离魂》是杜丽娘临死前的一折戏,充分传达出“死去活来”的爱情主题。梁谷音从人物描容、题词,拜托春香、告别母亲等细节行为中,表现了一个病中的少女依然执著相思、留恋、无怨无悔地为情而死,展现了杜丽娘临死之前的深沉美。最后,杜丽娘披着斗篷,手拿柳枝,一步一步走向台口寻找梦中情人。
  下本《牡丹亭》的《花判》又叫《冥判》,原是一出过场戏。重新挖掘整理的《花判》基本恢复了原著此节中的原貌。此出戏的曲牌唱腔调门高,身段动作多,边唱边舞,造形变化大,演员穿着厚底,“扎判”(垫肩、垫肚、垫臀)转身难。吴双充分展现了胡判官严厉公正又诙谐、富有同情心的性格。当他与由袁国良饰演的老花神报花名时,一段[后庭花滚]曲牌对唱共四十几句报三十几个花名,两人对唱对答,对歌对舞,由慢至快,动静结合,一气呵成,博得了全场观众的叫好。《拾画》由青年演员胡维露演出,她的表演不慌不乱,规范有序,能正确地把握人物节奏。《叫画》是《牡丹亭》全剧的重头戏,也是岳美缇的拿手戏。她将柳梦梅“看画、品画、猜画、叫画”的过程状态演得层次分明,对着画近看、远看、左看、右看,犹如杜丽娘的身影在他身边出现,舞台上充满着一位少男对少女的相思爱慕之激情,整个唱念做舞的表演既生活真切,又夸张真实,达到了无形规范的表演最高境界。《幽媾婚走》是全剧压台戏,此次特邀北方昆曲剧院魏春荣挑此重担。结尾时根据情景需要,作了些许调整,如柳在唱完“我和你点勘春风第一花”后,二人在重复唱腔音乐中甜蜜地慢转身手抓手,一步步地相倚而下,表达了杜丽娘与柳梦梅生死爱恋情似海的境界。蔡正仁和魏春荣的表演情感细腻真切,心到眼到,情到神到,虽然是第一次搭档,却犹如几十场演出的熟练效果。大幕落下,掌声潮起,观众陶醉于美妙的梦境之中,久久不愿离去。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