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清宫档案中的掐丝珐琅

作者: 苏 勇

  自从内地艺术品拍卖市场兴起之后,掐丝珐琅器便成为了市场上广受瞩目的一类拍品,据雅昌艺术网统计,截止目前,各家拍卖公司共计成交掐丝珐琅器1350件,成交率约为50%,其中清代掐丝珐琅器上拍数量和成交金额独占鳖魁,远超各代。据业内专家统计,目前拍得高价的清代珐琅器,绝大多数为清宫所制,堪称宫廷艺术的典范之作。为了探究清宫掐丝珐琅的制作之谜,本刊记者走访了故宫博物院宫廷部研究员周京南先生。 枫叶论文网 /7/view-8011981.htm  
  珐琅工艺传自阿拉伯
  
  在我国传统的工艺史上,珐琅工艺占有着重要的一席之地。珐琅是一种粉状的玻璃质,以石英、长石、硼砂、纯碱为原料,以金属氧化物为着色剂,经粉碎、熔融后而成。珐琅器则是将珐琅釉通过不同的加工方式固着于金银或铜的表面,达到实用美观等功效,流金溢彩,富丽堂皇。珐琅在古代又称为“佛郎”,“佛郎嵌”。清人朱琰陶说:“珐琅曩称佛郎,一日发郎,今发蓝也。”明初曹昭《格古要论》著录了珐琅工艺的特点:“以铜作身,用药烧成五色花者,与佛郎嵌相似,尝见香炉、花瓶、合儿盏之类”。
  周京南介绍,珐琅器在我国的出现较晚,根据明清文献的记载可知,珐琅是由域外传入我国的。《明史外国列传》载:“古里国进贡器物中有宝石、珊瑚、拂郎器……”。《陶雅》载:“范铜为质,嵌以铜丝,花纹空洞,杂填彩釉。昔谓之珐琅。大抵朱碧相辉,镂金错采,颇觉其富贵气太重。”又梁同戈《古铜瓷器考》载:大食窑出大食国,以铜作身,用药烧成五色,与佛郎嵌相近。佛郎今发蓝也。其鲜润不及窑器(指我国瓷器),又谓之鬼国窑……”。而据《中国艺术史》的记载,珐琅是元代由阿拉伯地区传入我国的:“珐琅质装饰发明于西亚细亚,其期似已古远。耶苏纪元之初,即流行欧洲。中世纪时,罗马(即大秦)之君士担丁府为著名珐琅贸易地……蒙古勃兴,亚细亚全部及欧洲东部几全为其征服。由是遂开东西工业交通之路。……十三世纪左右,阿拉伯人从事海上贸易,亦曾输入珐琅品于中国南部,故又有大食窑之称”。当时诗人吴渊曾有咏大食窑五言诗一篇,叙述其形状及色彩。
  
  珐琅工艺成熟于明代
  
  珐琅虽然在元代就已传入我国,但珐琅技术真正成熟阶段是在明代。周京南说,明景泰年间,由于明政府的重视,珐琅的制造技术趋于成熟,外来的珐琅工艺技术,经过我国工匠的吸收消化和改进出口,扬长避短,成为具有我国工艺特点的珐琅艺术――景泰蓝。现存的明代掐丝珐琅器物大多为明代晚期的产品,其品种很多,有鼎彝等宗教礼仪用品,也有大量的日常生活用品,如花瓶、薰炉、灯台、盒、盘、碗、碟等。造型一般端庄古雅,纹饰繁缛丰富,有番莲、饕餮、蕉叶、龙凤、云鹤、菊花、山水、楼阁、人物等。借鉴锦、玉、瓷、漆等工艺传统手法,突出了勾边填色的图案程式。珐琅颜色丰富,而且混和色种类多,有蓝、红、黄、绿、白、天蓝、宝蓝、鸡血红、葡萄紫、紫红、翠蓝等等,釉色变化多而艳丽。
  
  清宫掐丝珐琅器种类繁多
  
  清代以降,社会经济不断发展,至清中期,物阜民丰,国力强盛,统治阶级有足够的财力精力来支持工艺美术的发展,很多工艺品种都较以前有了长足的进步,这一时期的珐琅工艺也不例外。康熙初年,清廷即在武英殿附设的造办处部门中设置“珐琅作”,制造宫廷专用器皿。
  周京南说,在清代宫廷的珐琅器中,可圈可点的当属掐丝珐琅器。当时的制作方法是:在已成型的金属胎表面,用细薄的金属丝焊接或粘合成轮廓纹样――即掐丝,再于纹样轮廓线内点施珐琅,经过多次入炉焙烧及镀金、磨光而成。这个时期所采用的物质材料,分上、中、下三等,上等者金胎金丝,中等者银胎银丝,下等者铜胎铜丝。花纹的内容也比明代更为广泛。花鸟虫草图案更加生动多姿,龙凤图案越显刚柔相济,并出现了利用历代文人名画掐制的作品。这时已开始使用手摇压丝机,使丝工技艺达到了空前的匀称精美。釉料不仅出现了粉红、银黄和黑等颜色,而且粉碎技术也有了很大提高。釉料研磨的加细,对点润技术的提高和作品的表现力起了很大作用,产品的砂眼也大大减少。这时的制品不仅继承发展了明代景泰蓝豪华、古典、雅致的民族风格,而且镀金技术远远胜过明代,镀金厚重光亮,灿烂夺目,充分展示了皇家的富贵气派和金碧辉煌的艺术效果。
  清宫内务府造办处的匠师们,竭心尽力为清代皇家生产了大量的掐丝珐琅作品,而且品类繁多,涉及宫内生活的各个角落,如宫殿陈设、祭祀活动、日常生活等。在清代宫廷档案中,对掐丝珐琅的制作多有记载:
  在玉器上配装珐琅胆:如乾五十年正月“珐琅作”记载该年正月初四日员外郎五德、库掌大达色、催长金江舒兴来说:太监鄂鲁里交汉玉杠头筒一件,传旨配诗意珐琅胆、紫檀木座钦此。
  在瓷器上配装掐丝珐琅胆:乾隆五十年十月珐琅作记载,该月:“初十日员外郎五德、库掌大达色、催长金江舒兴来说太监常宁交官窑双管小瓶一件(随诗意合牌胆样一件,木座上贴刻诗本文),传旨交珐琅作照样烧造掐丝珐琅五孔诗意胆一件,其木座交懋勤殿照本文刻诗,双管瓶交启祥宫刻诗钦此,于十月十七日将官窑双管小瓶一件,随合牌诗意胆样一件,上画得掐丝珐琅花纹样呈览,奉旨,照样准做钦此。(于十二月初十日将珐琅呈进交养心殿讫)
  制作珐琅文玩陈设:同是该年正月初九日的档案记载,“员外郎五德,库掌大达色,催长金江舒兴来说太监鄂鲁里传旨:画舫斋现设格内,配做珐琅陈设六件,钦此。于正月二十六日,郎中柏永吉将画得掐丝珐琅陈设纸样十二张,交太监鄂鲁里呈览,奉旨着照飞脊方瓶纸样成做一件,牺兽纸样成做一件,双螭虎盖罐纸样成做一件,牺兽纸样成做一件,丁尊纸样成做一件,双管瓶纸样成做一件,钦此。于九月二十二日将做得镀金一次掐丝珐琅飞脊方瓶一件,牺兽一件,双蜻虎盖罐一件,牺首垒一件,丁尊一件双管瓶一件安在奉三无私,呈览奉旨,俱着再镀金一次钦此,于十月初六日将镀金二次掐丝珐琅陈设六件持进交太监常宁呈览,奉旨:着配紫檀木座钦此。”
  制作小件珐琅器物:乾隆五十年五月“珐琅作”记载:“十二日员外郎五德、库掌大达色、催长金江舒兴来说,太监鄂鲁里交掐丝珐琅炉瓶三式一分、掐丝珐琅双管瓶一件、掐丝珐琅塔式瓶一件、掐丝珐琅奔巴瓶一件(无座),传旨俱刷洗好呈览钦此”。
  
  掐丝珐琅家具风行乾隆朝
  
  除了一般瓶壶碗盘之类的器物外,乾隆时期的宫中造办处在珐琅器的制作上,突破了固有范围,扩大到家具上。
  周京南说,清代是中国家具发展的鼎峰时期,清代的家具制作向以极工尽巧、装饰繁缛而著称,在装饰风格上讲究“求多、求满、求富贵”,所采用的装饰材料也丰富多样,有陶瓷、金属、玉器、螺钿、石料等多种材料,以达到悦人耳目的视觉效果,而这些家具的装饰材料中,也包括了色泽明艳的珐琅材料。这一点从第一历史档案馆所藏的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档案中亦能反映出来,如:
  乾隆十七年“珐琅作”十一月初三日记载:“员外郎白世秀来说太监胡世杰交掐丝珐琅面紫檀木边小桌一张,掐丝珐琅面漆桌一张。(于十八年四月二十八日白世秀将做得掐丝珐琅影子木紫檀木插屏一对,持进交太监胡世杰呈进讫。)”
  又:乾隆十六年十一月“油木作”档案记载:清宫造办处收了一批家具:其中包括:“紫檀木锦地博古大柜、番草书桌椅子、海棠式香几、掐丝珐琅小香几等,所用工料并水陆运费包裹共银三千七百五十二两一钱七分。”
  乾隆四十六年十二月初五日“油木作”记载:“员外郎催长来说太监鄂鲁里紫檀木边掐丝珐琅心挂屏一件,紫檀木边嵌玉花卉漆心插屏二对,(俱有开裂处系宁寿宫)传旨将开裂处俱收什得时将珐琅挂屏仍交原处”
  乾隆四十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铸炉处”档案记载,“员外郎五德、催长大达色来说太监鄂鲁里交掐丝珐琅杌子六对,掐丝珐琅炕案一对”
  从以上记载可以看出,清宫内务府生产的珐琅家具涵盖了从屏风、香几、桌案、椅凳等类家具品种,至今在故宫博物院内还存在不少掐丝珐琅家具,历经几百年仍保存完好,焕彩生辉。
  珐琅器用及家具是清代宫廷艺术品的一大特色,特别是在清高宗乾隆帝时期风行一时,清高宗弘历追摹古风,嗜古成癖,对于先秦三代的青铜礼器垂慕有加,而金属胎珐琅器物的特点是在烧造成型后既能展现出先秦礼器的形制,同时又可在器物身上钩画、填充渲染出色彩浓淡相宜的各色纹饰,与传世的先秦青铜礼器相比,更显得流金溢彩、富丽堂皇,故深受乾隆帝的喜爱。一件做工精细的掐丝珐琅器用及家具往往是费工费料、材美工巧,堪称工精料细的佳品杰作。 转载注明来源:/7/view-8011981.htm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