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可是我看得见

作者: 凡 娘

  她长到二十六岁,一回正经的恋爱也没谈过。并不是她性格古怪,或者相貌丑陋,身体有什么残疾,她是个很正常的女子,虽说算不上十分漂亮,可清秀的样子也是惹人喜欢的。她待人接物落落大方,对朋友也是善解人意,一切的迹象都表明,她会是个好恋人好妻子。阻碍她结一门好姻缘的,是她有一位双目失明的母亲。她与人约会总是很坦率地说:“我肯定是要照顾我妈妈一辈子的,不管和谁结婚,我一定会捎带上我妈妈。你了解我之前先了解了解我们家的情况吧,如果你能够接受我的妈妈,那么我们再往下谈……”就因为这个原因吧,对她有些意思的男子,一想到将来的困难或者不便都后退了,她至今仍与母亲相依为命。她有遗憾,却并不后悔。她相信,不能与她一同照顾妈妈的男子,不是她要寻找的那个人。
  她最害怕的,就是碰上父亲那样的男人。
  妈妈是因为得糖尿病而双眼失明的。得病前的妈妈,漂亮、精干、开朗,是他们一家三口的主心骨,与爸爸算得上是模范夫妻。即使是失明后,妈妈也表现得很坚强,她开始积极学习盲文,说要开始一种全新的生活。一开始,妈妈的日常生活全由她料理,后来妈妈不愿给女儿增加负担,开始自己在家里一点点摸索。慢慢地,妈妈洗衣服、拖地、抹桌子,做家务做得和没失明前一样好。有一次妈妈叫她买回原料,做了一顿韭菜饺子!饺子煮熟了她盛上一碗,给妈妈喂一个,自己吃一个。妈妈得意地笑着问:“味道怎么样?”她吃着饺子,看着妈妈的笑脸,总觉得生活没什么变化。
  可是,生活毕竟是有些不同了。妈妈再坚强,必定也有软弱的时候。她发现妈妈一个人暗自流泪。可她除了多陪陪妈妈,实在无法可想。
  这天,她偷偷回家,想给妈妈一个惊喜,却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了她做梦也想不到的一幕――爸爸与一个女子正手挽手亲热地走着,那女子的头依在爸的肩上,而爸笑着吻了吻女人的头发!
  她呆了一刻,清醒过来就失去了理智,直接冲过去拦住了爸爸和那个女人。她朝爸爸喊:“妈妈都那样了,你还做伤害她的事,你这样对得起她吗?”爸爸尴尬得说不出话,那个女人却很平静:“你妈反正又看不见,她不知道的事怎么会伤害得了她?”她气急了,劈手就向那个女人打去,爸拉住了她。那个女人哼一声,招了出租车走了,她恨恨地看着爸爸,爸爸哆嗦着点了一支烟,半天才装着没事儿似的,说:“回家去吧,别对你妈说。眼不见心不烦。”她简直不相信眼前站着的人是她父亲,她向他大叫:“可是我看得见!周围的人看得见!你的良心也看得见!”
  虽然恨爸爸,她却不能对妈妈说起这一幕,以免妈妈再受伤害,可为了不让妈妈受伤害,就只有欺骗妈妈吗?她犹豫着矛盾着,毫无办法可想。她找爸爸谈了多次,爸爸要不一言不发,要不让她别多管大人的事,有一次甚至说他没提出离婚已经够对得起妈妈了。她不能阻止爸爸,唯有天天回家多陪陪妈妈。
  就在她不知如何是好时,事情向着她预想不到的方向发展了――妈妈割破静脉自杀!虽然由于发现及时,没发生严重后果,可却让她后怕不已。
  身体恢复后的妈妈,一直沉默不语,有一天终于开始说话,对她说的第一句是:“我想和你爸离婚。”她惊得跳了起来:“妈,你这是干什么?”妈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有些事情不一定非要眼睛才能知道,而且心比眼睛知道得澳门永利网上赌场。我早知道他爱上了别人,妈妈真是想不通啊……”失明没能击垮妈妈,危难之际,爱人的背叛却让妈妈对人生感到了彻底的绝望。她抓紧妈妈的手,不知说什么好。“不过,我现在想通了,有爱的生活才幸福,既然他不爱我了,离婚可能对你爸爸对我都更公平。”妈妈说,她彻底想通了,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却仍然欺骗自己,那只能是自取其辱。爸和妈终于离了婚,她当然和妈妈过。她决心要让妈妈生活得幸福。
  她为妈妈买了很多CD,有空就带妈妈出去散步。出门前,她为妈妈搭配好衣着、丝巾,为妈妈涂唇膏画眉,妈妈笑了:“妈妈又看不见,化这么漂亮干啥?”她说:“可是我看得见,路上的行人看得见呀。我有个世上最漂亮的妈妈,我幸福,妈妈也就幸福,对吧?”妈妈感慨得半天没出声,只是坐得更端正,任女儿在脸上涂抹。
  过了两年,有个终于喜欢她,又愿意接受她妈妈的男子出现了。他不爱说甜蜜的话,即使偶尔有浪漫的举动,比如送她一束花,做起来也是遮遮掩掩,像那花是偷来的,没有一点儿潇洒之气。她对此心里也不是没有遗憾。可是,她知道自己的遗憾很不足道,那仅仅是一个女子特有的虚荣心而已。他人是极好的人,对她很体贴,对她的妈妈也很好,三人一起出去散步,他不好意思直接挽住她妈妈,可总会不停地提醒她,前边有车,前边那个人扛着大包别碰着阿姨……这样的男人,她不应该不满意。半年后,终于和他谈婚论嫁了。
  那天两人一起去买结婚用品时,她顺便为妈妈看中了一套衣服。颜色样式都很好,可惜没有合适的码子。老板说下午可以为她提一套来。说好下午她去取衣服,可下班前她突然有事不能去了,便打电话让他跑一趟。
  办完事,她回到家,已是晚上八点,他却还没回来,又过去半个小时,他提着衣服回来了。她问他为啥弄到这么晚,他说:“说好让她拿一套浅蓝的,可她居然拿了套深蓝的。我就让她又去换了一套。”妈妈在一旁笑了:“深蓝浅蓝又有啥关系,反正我也看不见。”他认真地说:“可小纯看得见,我也看得见啊。小纯说,就是要看到妈妈漂漂亮亮的,那样她才高兴。她高兴了,妈妈也就高兴了,妈妈高兴了,她呢就更高兴了,我当然也就高兴了……”她在一旁看着这个提着衣服,气都还没喘匀的敦实男子,鼻子突然有些发酸,这一刻她真正感受到了他的心和自己的心贴得那么近。她接过衣服,端一杯水给他,幸福地看着他一饮而尽。■
  责编/昕莉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