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从前从前,有个人爱你很久

作者:未知

  时隔数年,苏绯在夜色中重遇林沉。   他穿黑衬衫,奶茶色长裤,裤脚微微收拢卷起,踩一双随处可见的经典匡威。身边环绕着两个眉目飞扬的女孩子,他却是一副游离神色,仿佛事不关己。
  想要打个招呼,又觉得太过刻意。毕竟要是让前任误以为自己还念念不忘,是一件太没面子的事。
  苏绯心里活动很激烈,目光却丝毫没有移开的意思。
  或许冥冥之中@种注视亦有着非凡能量,不过数秒,林沉的注意力就被吸引过来,意外的是,不同于苏绯的犹豫,林沉几乎是在认出她的瞬间就微笑走过来。
  “hey,苏绯,你怎么在这里。”
  夜风扬起他的刘海,眼眶里满满都是澎湃笑意。
  苏绯不由一愣,半晌才吐出一句“好久不见”,泪盈于睫。
  为什么要哭呢?应该开心不是吗?如同林沉这样,笑意盈盈。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苏绯只想大哭一场。
  林沉打发了两个女孩,介绍说不过公司新来两个实习生,非要缠着他请客吃饭,真是十足的自然熟。不像你,冷冰冰的,只有熟了才知道,你冰山外表下藏着话痨本性。
  苏绯听完,本能地伸手去推他的脑袋。触摸到他柔软的头发才缓过神来,这动作太过暧昧,早已不是他们之间该有的举动。
  于是尴尴尬尬地收回来,倒是林沉坦然得很,盯着她的眼睛说,你一点都没变。
  是么。苏绯摸了摸自己的脸,29岁的人,多少有些岁月痕迹。他不过是安慰。可转身去看,他似乎仍是当初模样,细长眼角,嘴如弯月,笑起来痞气十足,蛊惑人心。
  天生就是她喜欢的模样,不管多少年后再看到,依旧足以被吸引,被打动。
  “你还好吗?”林沉摇晃着玻璃杯,挑着眉问。
  “还行。”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其实苏绯想说,如果还和你在一起的话,或许会比现在好很多。
  可惜,当初明明是她先不要他。
  在大学的时候,有个专门帮人跑腿的社团。仅限大学校园内,只要是在校学生都能下单,由社团的人自由抢单。也不失为勤工俭学的一种。
  那天晚上7点,林沉接到一个单子,对方请求帮忙归还前男友送的礼物,并且当面给男友一耳光。
  即便对方出到1000块小费,但揍人并不符合规定,因此无人接手。
  大家都劝林沉千万别鬼迷心窍,谁知道这丫头的前男友会不会是跆拳道黑道呢,还是别冒险。
  结果他不仅接了单子,把一大盒子礼物送到指定的男生宿舍,还真动手揍了对方。不过他没有收那1000块红包。
  后来所有人只知道,林沉揍的那个男生,是他最好的哥们。两人在宿舍扭打了半个多小时,闹到执勤老师上去调节才分开。
  没人清楚,这单的委托人就是苏绯,她发现男友跟游戏上认识的女生去开了房,冷静两天之后就不声不响地整理了所有与之相关的礼物,用品,下单请林沉交给对方,并给对方一个耳光。
  林沉完美完成任务,苏绯却给了差评。
  她说,林沉你早就知道是不是。明明我们认识更早,明明你应该第一时间告诉我,但为什么你帮他骗我。
  不管过去多久,林沉都能记起她哭泣的模样,她说这句话时应该是悲伤到极点,但语气中毫无哽咽意味,只是眼睛通红,睫毛上微微颤颤全是泪。
  他第一次发现,原来一个女生能够倔强到这种地步。
  他之所以同意帮哥们隐瞒,其实是因为他早就逼着对方赌咒发誓过,不会再见游戏里的女孩,更不会再做任何对不起苏绯的事。
  他多天真,以为这样就能息事宁人。
  哪里能想到,善意的欺瞒会比撕裂的真相更让人痛苦。也葬送他们之间唯一可能。
  林沉不是没表白过,只是做得隐晦。毕业之后,苏绯去了上海,他便跟过去。苏绯去哪家公司上班,他就拼了命面试进去。
  第一次参加公司年会,他当众说,自己喜欢上一个人,而且就在现场,希望她能给自己一个答案。
  苏绯当然能猜到他说的是谁,不过,她当时已有男友。面对林沉灼灼目光,她只能一躲再躲。
  林沉追到花园中,拉住她的手,深呼吸一次才敢说,你什么时候分手,我等你。
  苏绯只觉得好笑,从不当真。何况在公司明里暗里对林沉有意的女同事太多太多,还有,她仍记得当年被瞒骗的事,从头到尾认定林沉是和前任一样的人。
  玩世不恭,毫无界限。
  直到一日,踩着高跟鞋的彪悍正室来公司抓小三,一巴掌狠狠抽到苏绯脸上,她才知道24岁的自己和几年前相比毫无长进,从前被人劈腿,现在被人玩弄。
  而那个男人甚至躲在办公室里不敢露面,只有林沉站出来护在她身前,紧紧抓住那个发狂的女人,一字一顿地说,搞搞清楚,这是我女人,是你老公骚扰女下属。你再动手,我就报警。
  后来苏绯问他为什么,林沉答非所问地揉了揉她的头,浅淡地说,你挑男人的眼光真是不敢恭维。
  再后来,苏绯和林沉双双离职,不久苏绯拿到杭州一家网络公司offer,这次林沉没再跟过去。
  苏绯一直没有恋爱,不是没人追,只是不再肯轻易相信。林沉那句话总萦绕在耳边。她开始仔仔细细地回想,究竟是如何一步步错过了对的人。然而总没有答案。
  她不知道这算不算爱情,只是由衷地想念。总会忍不住想,假使最初最初她和林沉在一起会是怎样,是否早已修成正果。不会荒废了这么些年。
  或许这是上天的暗示,日日夜夜想念过的人会再重逢。苏绯以为这是最后的机会,直到她找借口加上林沉微信。朋友圈封面的合影赫然在目。
  “你女朋友?颜值挺高。”她只能夸赞,哪怕视线陡然模糊。
  “呵,已经是老婆了。”林沉微笑,“就在上个月刚领证。”
  “是吗,恭喜恭喜。”苏绯握紧手机,说不出是怅惋还是释然。
  那场重逢就像梦境,多年来如鲠在喉。
  要把岁月煎熬成泥,苏绯才明白原来想念一个人是这样无声无息。原来有些感情来得这样迟,要摔过跤才知道扶起自己的人,最值得珍惜。
  太平盛世中不会有太多值得称颂的深爱,只有无数夜里辗转反侧的想念和遗憾。
  如同那首歌无奈地唱,我多想和你再见一面。
  哪怕只能彼此说句恭喜,我也想要亲眼看见,你过得不错,你看见我时,眼中仍有藏不住的笑意,就已足够。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