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光时的ETERNAL礼物店芯有灵犀

作者:未知

  蝉鸣声消退的暮夏,光时总算有了些身心通畅的感觉,惬意地在店里清点库存。   已是傍晚,风铃轻响,迎接着访客的来到。   那是一位高瘦白净的女生,身着素净的一身衬衫,颇有职场女性的精英风。
  “您好,我叫听雨。听朋友说,在这里预订礼物的话,您能帮忙送到几年前的平行世界,是这样吗?”
  “是的。并且在平行世界发生的事,会进入你今夜的梦境。”
  听雨笑笑,转身走到货架前,将一卷卫生纸抛给光时:“我要这个。请帮我送至2014年。”
  光时接受委托,来到2014的G城时,满目皆是一片荒凉。
  G城在2014年刚刚经受过大地震的摧残,放眼望去,满目断壁残垣,皆是荒凉。光时抵达的时候正是灾后第二天,无数救援队员与志愿者从外省赶来支援灾区,帮忙抢救伤员。
  听雨那时候尚是一名实习记者。她比其他的记者更有胆量,为了带回新闻,一直跑在最前线。
  光时找到她的身影时,她正一个人扛着摄像机,鼓励着正在被消防队救助的伤员。伤员的大半个身子被一块巨大厚重的水泥板压制着,已经坚持了28个小时,脸色已经变成青紫。
  “坚持住,想想你还没出生的孩子!不要睡!”看见伤员开始神智不清,听雨激动地站起来握住他没被压制的右手。
  “对,我还要回去看我老婆!”他听听雨这样说,不由得开始激动起来,满怀希冀地看着在他身旁的消防队员。
  听雨正跪在伤员面前进行实时的直播,冷不防被人从废墟堆上拉下来:“这位记者朋友,请你不要再进行采访了。”
  那力道太重,听雨扛着摄像机不由重心不稳,差点摔在地上。
  她不由看着来人,怒目相视:“我正在进行采访,鼓励伤员保持意志,我不懂@有什么问题?”
  她仰面才看清那个男人的脸,冷漠得和他的声音如出一辙:“他现在这么虚弱,非常需要保持体力。你让他这样激动是没有好处的。”
  “你是医生吗?懂这么多?”她不屑地看着他的志愿者衣服,显然认定他在胡说。
  “我不是医生,但是我常年跟着医疗队一起去灾区支援。我想在这方面,我懂的可能比小姐您多一点。”
  “不好意思,想怎么采访也是我的自由。”听雨不管不顾地想要跑走,继续她的采访。结果她刚抬腿的时候,大地又开始剧烈地抖动起来。
  她还在发愣,身旁的男人已经将她的摄影机接过来扔下,握住她的手腕大喊:“快走,开始余震了!”
  入夜,听雨呆呆在帐篷前无法入睡。下午的余震令她的摄影机葬身在烟尘滚滚中,而她因为那个陌生男人的庇护死里逃生。
  她不知他是什么时候来到她身旁的。她是被他浓郁的香烟味惊扰到,抬起头才发现他的。
  “那个你采访的伤员救出来了。”他微微偏转头,吐了一口烟。
  “是吗?”
  “但是在去医院的途中,因为挤压综合征,电解质紊乱,他在十分钟前,已经走了。”
  她呆呆望着他:“怎么可能?他刚刚状态很好,他很顽强。他已经坚持了那么久了,就这么一口气而已?”
  “可不就是这一口气吗?”他用手将烟头掐灭, “回去吧,你的摄影机已经丢了,你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
  听雨总觉得他是暗里指责因她的介入,伤员才失去生命,不由得面红耳赤地为自己争辩:“我真的不知道这些。如果我早知道,我不会……”
  “他不是因为你死的。”他望着远处,一如既往的平静,“我没有责怪你什么。来到这里的人都是勇敢的,无可指责。”
  听雨有些羞愧地低下头。只有她知道,她是有私心的。因为一直被报社冷藏着报道一些无关痛痒的新闻,她多么想冲在第一线,带回有价值的新闻,从而改变她在报社尴尬的地位。
  他说完这些话就想离去,却被坐在地上的她扯住衣袖:“明天我能跟你一起吗?我可以当你的助手。就当……当是谢谢你。”
  “不必了。回去吧,小姑娘,去看一些快乐与欢愉,把那些带给你的观众。他们不需要看见我们所看见的这些,为世界上不相关的陌生人伤感。”
  与听雨相遇的男人叫知秋,正职是建筑师。除了在灾后对伤员进行救助,他最主要的任务是在灾后重建阶段,帮助流离失所的灾民们建立临时住宿的地方。
  这是听雨向其他志愿者打听得到的消息。
  她本来已经打算回去,却无意间看见知秋站在另一处废墟堆紧锁眉头,不由得走上前去:“昨天,谢谢你啊。我要走了。”
  他下意识抬头,看见她的脸,才回想起昨天发生的事:“哦。路上小心。”
  “临时居所的搭建,很有难度吗?”
  “嗯,”他跳下废墟堆,“现在钢筋水泥根本运不进来,铝管太贵。虽然现在可以把灾民们疏散到体育馆,但长远来看,并不是解决方法。我在考虑其他的材料,但没有头绪。”
  “其实作为记者,经常和许多不同的人打交道,我也会突然有些奇思妙想。以前在一个幼儿园采访小朋友的时候,他们问我,卷纸能不能搭建一个房子。我说我觉得不能,他们却将用完的卷纸芯当积木一样拼接出一个房子来给我看。我在想,硬纸筒是否有可能建造出一个房子来呢?”
  知秋波澜不惊的眼放出火光。他激动地抓住听雨的肩:“我之前也想过这件事,之后忽然忘了这个灵感。谢谢你!谢谢你!”
  听雨又在灾区等了一个月。她一点点看着知秋如何设计出硬纸筒架子,并将这些硬纸筒进行拼接造成名副其实的“纸房子”。因为知秋有借助日本设计师先前的经验,而听雨又精通日文,她留在他身旁一起帮助他翻译材料。虽然刚开始他们经常互怼,彼此埋怨,甚至朝对方发火,但到最后,他们亲密无间的合作终于取得了成功。
  第一所纸房子建造完的时候,他高兴地邀请听雨前去参观。在那所纸房子里,他手舞足蹈,一反平常倨傲的姿态,可爱得像个有糖吃的孩子:“以后如果能将这些技术投入使用。再怎样地震都不怕了。”
  听雨也被他的快乐所感染:“真的很棒,知秋!虽然我第一次见你时,很讨厌你。但我必须说,你很棒。”
  他笑得眼睛都眯成缝:“听雨,留下帮我吧。我们一起环游世界,去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
  “我得走了,知秋。报社已经催我回去了。”她遗憾地想,为什么她总有着野心勃勃的目标等着她去实现。她如果能像他这样纯粹无私就好了。
  “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他忽然移开身子,将一架身后的卷筒纸芯拼接出的摄影机展示给她看,“可是我想我再也找不到这样与我心有灵犀的人了。”
  面对他诚挚的相邀与含蓄的告白,她却视而不见的只是轻轻和他拥抱作别:“我不是与你心有灵犀的人。我只是一阵不属于你的风。有时候,我真讨厌我自己。祝你一切顺遂,保重自己,知秋。”
  她没有收下他的厚礼。他目送着她奔赴远方。
  但是在2014的世界,刚走出门的听雨遇见了拿着神秘礼物的光时:“听雨小姐,这里有一份来自未来的礼物,请您签收。”
  “所以在故事的最后,我看见她转身回去找他。她告诉他,她会陪伴着他造完一百栋纸房子,并为每一栋房子的主人写一个感人的故事。因为他就是她最值得骄傲的新闻。”翌日回到礼物店的听雨在讲述故事结局时,眼含泪光,“我在纸筒芯里写给他的是:一叶知秋,你是我的远方。因为我后悔了,光时。可惜一切都只在平行世界上演,而我却无后悔的权力。”
  “但是你现在已是知名记者了。”光时安慰她。
  “是的,我本来想休个长假,推掉一个采访。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女人还是拼事业最重要。”她将日程表拿出来,细细翻看时,却不由愣住,唇角却浮起笑容。
  “去吧。”光时看见她的表情,早有预料地鼓励她。这心有灵犀的重逢,是命运奇妙而慷慨的馈赠,岂有不收之理呢?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