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遗忘 拎着记忆上路

作者:未知

     1      当我知道董事长就是易木父亲的时候,头皮都麻了。我,多有原则的人,竟然被易木摆了一道,难怪一年前轻而易举的,我们俩就被录用了,这不明摆着走后门吗?
  我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易木却在那挠着头冲我傻笑,我立刻跟泄了气的球一样,谁让我摊上这么个男友。
  那时的易木,土得掉渣:白衬衫塞进裤腰里,留着长发还打发胶,让头发看起来油油的,别人都在玩吉他,玩街舞,他却像古人一样玩诗歌,自诩为一代诗圣。即使这副怪模样,也迷倒了一票的女生,这足以勾引了我满肚的好奇。这种怪胎绝不能流入他人之手,所以,在我软硬兼施之下,他半推半就地屈从了我!
  算了,易木一直就是这么个人,和他生气,只会气坏自己。下午的工作是无法继续了,踹了易木一脚之后拎着包就冲进了电梯。感觉身后被一道目光注视得热辣辣的,猛地回头,这个男人依然理直气壮的眼睛都不眨一下,好像认识我一般。
  “帅哥,看够了吗?我是不是很漂亮?”我扬起下巴,挑衅地看着他。他是我喜欢的类型,眉清目秀,书生气十足,对于这种长相乖乖的男人,我总是忍不住逗上一逗。
  结果和我想得一样,他的脸红了。我得意地笑了,抬起手捋了一下前额的头发,临出电梯还不忘娇嗔地“哼”了一声。
  
  05年11月21日 杨小野:
  
  她抬起手捋头发时,我清楚的见到她右手食指上的疤痕。
  还记得,那年和我一同困在电梯里的女孩,是那样的坚强。当时我的腿伤疼痛难忍,她倔强地伸出手,让我用力地咬以止痛,那一刻,我痛彻心扉地爱上了她。
  我们住在同一楼层。因为那天打篮球时摔伤了腿,父母强制我不能再去外面玩。但每次,只要听到对面门声响起,我就会打开一条门缝,若出来的是她,我就格外的开心。
  后来我们就相亲相爱了,她总对我说: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对吧?然后我微笑的点头……
  或许她,对这些,已经毫无记忆。
  
  2
  
  阳光明媚的早晨,我睁开朦胧睡眼,就已经到了迟到的时间。班是要上的,床也是要赖的,我踏进公司大门时,已经到了午餐时间。员工餐厅中,易木身边坐着一个十分眼熟的家伙。
  就是那个在电梯中相遇的人,易木说这是公司新来的设计总监,名叫杨小野。我一脸坏笑地看着他,他还是那副害羞的表情,不敢抬头直视我的眼。其实他应该感谢我,因为这个位置是我让出来的,我想靠自己的能力当上总监,而不是靠易木的关系,所以才向公司总部提出从助理做起。没想到,这么快,新的总监人选就定了。
  我这个总监助理当得还算轻松。杨小野很聪明,他不会愚蠢到在易木面前给我脸色,况且我还是他的前任,即使是靠后门进入的公司,我的业绩也绝不可以抹灭。可他总是带我去吃一大堆高热量的垃圾食品,美其名曰:餐补!故意做出体恤员工的美好形象给董事长看,他还跟董事长说:秦以珠是我见过的最有能力的员工。
  我跟易木在电梯里大声抱怨:若哪天我被喂成肥猪,你会不会嫌弃我不要我?易木还是那副傻笑的表情,挠着脑袋跟我说:我从小就喜欢猪,肉肉的,手感特好!
  我简直被他打败了。
  
  05年11月23日杨小野:
  
  曾经深爱我的她依然没有记起我,那年的车祸,她选择性的记忆丢失,记忆里没有我,也许我是她的伤,所以她要把我狠狠的忘记吧!
  我怕我的目光太露骨,所以,头都不敢抬起来,不敢看她的眼睛,只是为了,不想让她想起任何伤心片断。
  
  3
  
  遇到杨小野这样的领导,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我甚至完全打消了要往上爬的斗志。我在想,就这样在他手下干一辈子,什么都不用操心,他一定会把我照顾得很好,吃的好喝的好,哈哈。
  他从来不会大吼大叫,我都怀疑他缺少生气这根神经,对待任何人,都是笑脸迎人。当初我还以为他这是缓兵之计,收买人心,那么现在,我彻底服了,他的表情,除了之前的脸红、害羞,我看到的,只有不疼不痒的微笑。
  易木说这种男人永远是女人的伤啊。我说呵,还玩起哲学了,还别说,幸好你这活宝在他之前出现,否则,说不定,我真的会让他跟了我!易木噘起那张并不可爱的大嘴,说无论如何,你可不能抛弃我啊!
  乖乖,我怎么会抛弃易木呢,他可是我初恋,而且他还那么能干,设计的作品屡屡获奖。只是没料到,杨小野突然对我展开了攻势。
  每天把我单独留下来加班,然后拉着我去高级餐厅吃大餐,最后顺理成章的送我回家。他明目张胆地霸占了我几乎所有的空余时间,更别提和易木约会了。杨小野别有用心的企图,难道他以为我看不出吗?
  
  05年12月28日杨小野:
  
  那年高考,她考上了北方的有名学府,而我没有,因为腿伤担误了大量的功课。我选择了复读,发誓要和她考入同一学校。结果还是差了两分,领通知书那天,我们约好见面,可是……我以为我和她,从此失去了所有交集。
  还好,每年寒暑假,或者国家公休的长假,她都会回家。于是,我就像小学生期盼着放假,然后拿着相机,偷偷的拍下不同的她。那时,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天天和她见面,然后告诉她,我要我们在一起!
  这家公司的职位并不是我喜欢的专业,若不是在电梯中看到她,我想我不会同意来这上班。可是,现在我很感谢这次的机会,让我能守在她的身边!
  
  4
  
  易木问我有没有心动过。我开玩笑说当然有,每一个乖的男人我都特心动。易木立刻换上哀伤的表情。我说哥们,你对自己也太没自信了吧,我不是说过吗,你有很大的优势,而且你最大的优势就是在他之前认识我!说完就对着他的唇,蜻蜓点水。
  他又恢复原来的傻样,挠着头一个劲儿傻乐,像个没长大的孩子。
  杨小野让我跟他一起出差,本想拒绝,他却说出了家乡的地名。我转念一想,马上就是元旦,借工作机会跑回家看看也不错啊,然后就一口答应了。我以为易木又要不乐意,没想到他只是说路上小心,早点回来,我等你。感动得我差点掉下眼泪。
  走在久违的街道,呼吸家乡的空气,感觉真是美好,只是公事已经办完,杨小野干嘛还跟着我,眼看着就要到家了,我才不要让他进家门,万一我妈看见了,准得认为我这个没良心的女儿,抛弃了易木而另结心欢。
  当我刚要开口的时候,他却抢先一步问:你还记得手上的伤是怎么留下的吗?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右手,他还真是细心,这么细小的疤他都能看到,我不得不佩服。我说这不关你事。
  他低下头,说,对不起!
  我说没事,只要你别跟着我就行了。然后我就继续往前走,他果然停在那里。终于到了小区的楼底,踏进电梯,门即将关上之际,一只手插了进来。
  杨小野?!这个小人,竟然在背后跟踪我。他说,还记得那年的电梯事故吗?还记得那个咬着你的手止疼的男孩吗?是我!
  是你又怎样,又没对我造成什么影响!虽然我嘴硬,却也着实吃了一惊。他现在的眼神很复杂,忧郁得快要滴出水来,他将我挤到电梯一角,说我喜欢你!你真的不记得了吗?
  电梯里只有我们俩,他的呼吸,我的心跳,清清楚楚。看着他的眼捷毛离我的脸越来越近,我迅速冷静下来,非常用力踹了他的左腿一下,一般我生气或着急的时候,总喜欢踹人,易木就没少受这个苦苦。杨小野疼得雌牙咧嘴,我哪顾得了那么多,推开他冲了出去。
  我记得电梯里那个男孩,可那又怎么样。
  
  06年1月1日杨小野:
  
  易木真的很善良,我将以前和以珠的合影拿给他看,并告诉他,当初因为家父去逝,所以没有按时赴约,以珠伤心至极,突如其来的车祸使她失去了部分记忆,可这一切都是误会!
  易木决定退出,成全了我们!
  我以为出差,是一个机会。可是,我错了。
  
  5
  
  易木说杨小野离职了,恭喜你,重新升到总监的位置。我笑,但心里却不是滋味。
  我很想再见他一面,然后亲口告诉他,我喜欢那年电梯里的男孩,他那么乖,腿上的血一直流着,将自己的嘴唇都咬出了血他都不哭不喊。我知道他住在我家对面,所以,每次出门,我都会将门重重的关上,希望他能出来,可每次都很失望……可那,毕竟都是过去的事了。
  易木说,以珠你别哭,你怎么了?你还想起什么了吗?
  我扒在易木的肩上,大声地哭,我说:我喜欢杨小野,我喜欢杨小野,可他还没跟我告别,他怎么可以就走呢,他说他过喜欢我的……
  易木也跟着哭了起来,哭声还越来越大,整个办公室的人都朝我们这边看过来,我说易木你别哭了,你哭起来真是惊天动地,难听死了。他边哭边说你不喜欢我了……
  我被他气得都笑了,我哪有不喜欢你,所有乖的男人我都喜欢,杨小野对我那么好,说走就走,连个招呼都不打,人家有点伤心嘛。
  真的?!哈哈,你真的还喜欢我?太好了!他突然蹿起来抱着我办公室转了一圈。
  我被他弄痒了,不由得哈哈大笑,快放下我,不然我对你不客气啦!
  办公室的人都哄地笑了起来,笑声中夹杂着掌声。在这种祝福的氛围中,甜蜜溢满了我的心,有那么一瞬,杨小野的名字在我的心中划了一下,很快,就又不见了。我想,他不过是偶然途经这里的过客,一个人来,一个人走,他还是他,我还是我,也许之前的一切都只是错觉,我们,本就没有交集。
  
  06年1月21日 杨小野:
  
  我来到家乡的乡村小学当了一名教师。
  这里的山很高,天很蓝,云很白,人们都很善良。孩子们奔跑着玩耍,热闹地跟我说杨老师好,我微笑点头。
  她并不知,这一脚踹下来,不偏不正,刚好是那个旧伤口,我的腿再也不能站直了!她,我已经没有能力再去争取,易木很好,我可以放心地离开。
  但,我还会爱着她,我也会记着我和她曾经有过的交集,那是画在我心里的一个圆,里面写满,我对她的,祝福。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