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上海预防医学》杂志全文手机阅读体验介绍

作者:未知

  心血管疾病是全球范围内影响人群健康的主要疾病之一。我国心血管疾病从1990年起持续为居民首位死亡原因,成为影响寿命损失最为严重的疾病。应用心血管病主要危险因素预测总体发病风险,有助于早期识别高危人群,采取干预措施,预防心血管事件,可显著提高一级预防的效果。Franmingham心血管病危险预测模型是基于Framingham心脏研究构建的心血管病风险评估模型,使用的是一套经过遴选产生的心血管疾病危险因素来预测个体未来10年发生心血管事件绝对风险。本报告中所阐述的“心脏年龄”,是在此基础上产生的“心脏年龄”预测值,通过与人的实际年龄比较以衡量个体心脏健康状况。“心脏年龄”用简单易懂的指标解释较为复杂的科学问题,使公众能相对直观了解自身的心脏健康情况,有利于宣传教育,较Framingham风险评分(FRS)更接近公众。本报告也指出公众对于“心脏年龄”更敏感和认同。但本报告作者也指出,改变生活方式(如减少钠的摄入)、积极参加体育锻炼、健康饮食等在降低心血管疾病发病率方面也起着重要的作用,但是在FRS计算“心脏年龄”中没有包含这些因素,因此,对本报告的预测心脏年龄值应该谨慎解读。
  Framingham心血管病风险预测模型在国外得到广泛应用,作为评估个体发病危险和指导临床治疗的工具。由于Framingham研究的对象是危险因素水平较高的美国白人,既往研究表明其预测模型并不完全适用于其他种族的人群。Framingham在国内的应用并不多见,已有的研究也提示FRS明显高估中国汉族人群的心血管病的发病风险,因此,这一评分方法在汉族人群中不具备良好的适用性。国家“十五”攻关“冠心病、卒中综合危险度评估及干预方案的研究”课题组建立了国人缺血性心血管发病危险的评估方法和简易评估工具,用以预测35~59岁人群未来10年心肌梗死、卒中和心血管疾病死亡的风险。借鉴本报告,可在此基础上估算中国人群的“心脏年龄”预测值并加以验证,以促进宣传教育和公众改变不良生活方式,从而降低心血管病发病L险。
  不同地区心血管病发生风险、危险因素水平及其动态变化存在差异,同时上海老年化程度较重,现有的国人缺血性心血管发病危险的评估工具只适用于35~59岁。因此,可考虑在上海居民中开展队列研究,分析上海市居民心血管疾病危险因素,建立适应上海居民的心血管疾病危险评估工具,预测心血管疾病发生的绝对危险,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形成“心脏年龄”计算工具,开发相应的APP运用,向个体传播患心血管疾病风险,激发个体采取行动改善健康。通过对处于不同危险度等级的居民进行有针对性的不同力度的健康宣教和干预,改变其生活方式和/或坚持实施推荐的治疗方法来降低居民发病风险,预防或延缓其发生。其他慢病防治也可借鉴,通过数据再利用,将复杂的科学问题用简单易懂的指标加以解释,提高健康宣教和干预效果。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