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深圳,群星欢聚

作者: 赵文涛

  一年一度的电影“双奖”会,即中国电影金鸡奖及《大众电影》百花奖的授奖活动,曾经被人们誉为中国的盛大电影节。今年举行的中国电影第八届金鸡奖和《大众电影》第十一届百花奖的授奖活动,移师深圳举行,盛况空前。下面记载的是“双奖”会上的一些片断。
  嘉宾蜂拥 记者云集
  由于深圳位于我国南大门,毗邻港、澳,又由于影片《老井》《红高梁》等在重要国际电影节上连续获奖,这次“双奖”活动引起了国内外电影界、新闻界的广泛关注。以苏联影协书记处书记E·列什科夫为团长的苏联电影代表团、以清水晶为团长的日本电影代表团、法国奇美影视公司电视摄制小组、美国电影专家都专程来深参加活动。香港知名人士,全国人大常委、香港中华总商会会长霍英东先生,著名电影事业家邵逸夫先生,著名导演李翰祥、著名影视明星朱虹、米雪、魏秋桦,著名歌星奚秀兰女士,著名美容师郑明明女士等都前来助兴。香港、澳门及台湾则派来近百名记者采访,集中这么多记者采访内地一项活动,可能只有开人代会时才有过。再加上国内各地记者200余人,组成了一支庞大的采访大军,这人数甚至超过了“双奖”会代表人数。
  西影厂夺走15尊“金鸡”“花神”
  西影厂派出了一个24人的“庞大”代表团,居国内各厂家代表团人数之首。西影厂这几年在厂长吴天明的带领下,率先改革、勇于开拓,不拘一格大胆起用人材,充分调动全厂广大职工的积极性,使昔日默默无闻的西影,竟然奇迹般地超过了许多老厂。10多年来,西影厂有20多部影片在国内外荣获60多项奖,为中国电影走向世界作出了突破性的贡献。这次《老井》《红高梁》获金鸡奖最佳故事片、最佳导演、摄影、男主角、女配角、音乐、录音等8项奖;影片《最后的疯狂》和《孩子王》导演陈凯歌分获特别奖;百花奖则拿走了最佳故事片、最佳男演员、最佳女配角等4尊花神,外加吴天明获深圳市颁发的“企业家”奖杯,共夺走了15座奖杯,占获奖总数的60%,真可谓得奖大丰收,这在国内评奖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当吴天明率领《老井》《红高梁》摄制组上台领奖时,台下掌声雷动,吴天明兴奋不已,带领全体获奖者高唱《红高梁》插曲“祝酒歌”,台下观众也一边有节奏地拍手,一边唱,场面十分动人。吴天明并不满足现状,据传,他准备辞去西影厂长职务,与张艺谋等人一起“组阁”,搞独立制片,去深圳大展鸿图呢。
  刘晓庆仍然是最受欢迎的女演员
  本来就有争议的刘晓庆,因最近发表了“息影声明”而引起人们的种种猜测,再加上她“婚变”的消息不胫而走,尤其是香港一些报纸对此添油加醋地进行渲染,使得此间的人们对于因在影片《原野》中成功地扮演花金子而荣获百花奖最佳女演员奖的刘晓庆,是否能如期来深圳领奖表示怀疑。在授奖会开幕式前夕,在深圳湾大酒店举行的招待酒会上,人们正三三两两地交谈,气氛融洽而平静,突然,入口处引起了小小的骚动。记者们像炸了锅似地蜂拥而去,只见闪光灯亮成一片,照相机咔咔作响,原来刘晓庆出席酒会来了。她身穿黑色绸缎夜礼服,左胸上绣着一朵配着绿叶的红花,高雅而大方。不少港澳记者把话筒伸向她面前,七嘴八舌提出一个个问题:“刘小姐,请问,息影后在做什么?”“刘小姐,你是否已离婚?”“请谈谈获奖感想”……刘晓庆并不作声,只是用微笑代替回答。事实上她也无法回答问题,四五十名记者把她围得水泄不通,几乎寸步难行,本来大厅里开着冷气空调,刘晓庆竟还热得满头大汗。不得已,《大众电影》杂志社社长崔博泉亲自作“保镖”,把她架到休息室,她连酒会上的美味佳肴也来不及吃一口,就饿着肚子离开了会场。在当晚的授奖会上,刘晓庆一露面又引起了一阵长时间的掌声。刘晓庆主演的影片《原野》被莫名奇妙地“搁置”了7年,如今获得了百花奖最佳故事片奖,刘晓庆也获最佳女演员奖。她以愉悦而带点苦涩的心情向全场观众说出了心里话:“我今天是兴奋的,假如7年前获奖,我将更兴奋。”最近,她又在凌子风执导的新片《春桃》中扮演了女主角春桃。有的专家认为这个角色超过了她扮演的花金子,不知看过此片的观众是否有同感。
  “最佳导游”张良
  曾经因执导过影片《少年犯》而闻名遐迩的珠影厂导演张良,在1961年第一届百花奖中曾因主演影片《哥俩好》而获最佳男演员奖,这次作为特邀代表来参加盛会。在授奖会结束的前一天,他与代表同车前往沙头角中英街参观,一路上他手持话筒指指点点,俨然以一位深圳通自居。这也难怪,他在拍影片《逃港者》时,曾7次进沙头角,访问过许多当年逃港的当事人。他说8年前,就在现在的深圳湾大酒店附近的海滩上,还漂有当年逃港者遗留下来的一具具尸骨,那情景令人十分心寒。如今在这一片荒滩上,矗立起一幢幢现代化的高楼大厦,深圳人的生活富裕了,再也没有人逃港了,真是今非昔比。张良还讲了到沙头角的注意事项,诸如什么值得买,如何识别真假货等细节,还不时开几句玩笑,把大家逗得前俯后仰。最后全车人一致口头“投票”选举张良为本次“双奖”会“最佳导游”,可惜没有奖杯可发。
  老当益壮的刘琼
  提起刘琼,影迷们几乎无人不晓,老观众们还记得他在影片《海魂》《女篮五号》中的英姿,年轻观众也不会忘记他在影片《牧马人》《少女与死神》中的形象。这位年逾古稀的老演员,可称得上是我国电影界的元老,早在30年代,他主演的影片《大路》等就曾轰动影坛。此次“双奖”评选,为了表彰他在中国电影表演事业上的重要贡献,他被授予金鸡奖特别奖。在授奖会上,他虽然满头白发,却身体笔直,一身黑色西服,配暗红领带,高高的个头,精神抖擞,风度翩翩,赢得满堂喝彩。他与前来祝贺的老友邵逸夫在台上热烈拥抱后,眼里含着泪花表示:“我的路还未走完,我还要向更高的山峰攀登。”人们又一次报以热烈的掌声。本来要在会场放映他曾主演过的一系列影片片断,可惜因放映机临时出了故障,只得作罢。这对于观众来说是个极大的遗憾。
  “十八里红”走俏
  在影片《红高粱》中,曾用很大的篇幅描绘了红高粱酒“十八里红”,可以说“十八里红”酒的酿造成了《红高粱》中不可缺少的重要情节。其实真正的高粱酒是粮食酒并非红色,那只是张艺谋为了影片的需要和加强传奇性而特别加进去的红颜色。可有会做生意的厂家—河南省上蔡县十八里红酒厂,专门生产了以此命名的红高粱酒,该酒在本地酿造高粱酒的传统方法基础上,挖掘祖传秘方,以高粱大曲做酒基,浸入19味中药,颜色红润如琥珀,集甜酒、白酒、药酒于一身,饮起来芳香无穷。该厂特意为“双奖”大会送来数箱“十八里红”酒,让出席“双奖”会的嘉宾品尝。该厂厂长也特意莅临大会,在祝酒时不无幽默地对大家说:“请大家放心饮用,酒内绝无不雅之物。”刚刚观看完《红高粱》的苏联电影代表团的几位成员一边品尝“十八里红”,一边用俄语道:“哈拉少,哈拉少(好)。”聪明的十八里红酒厂领导还特意请了杭州电视台,把代表们饮用该酒的场面一一摄入录像带,以备今后作广告宣传,真是生财有道。
  文明的深圳观众
  在京时经常聆听各种演唱会,不论台上演员表演优劣,台下时常口哨声、叫骂声此起彼伏,印象极坏。此次“双奖”会授奖仪式上,由于放映机的临时故障,使得不少获奖影片的片断无法放映,即使放出的几部也是有画无声,可场上无一观众怪叫或鼓倒掌。在这之后举办的几场有北京歌星王虹、韦唯,香港歌星奚秀兰等人参加的演唱会上,也绝未见到在北京剧场里出现的那乱糟糟的场面。另一现象是:因为几场演出有不少歌唱、相声、舞蹈名演员参加,票价最贵高至22元,可剧场门前根本见不到倒票的“黄牛”,联想到授奖活动期间,无论是开会、参观还是游览,都很少见到大批人围观演员的现象,也许深圳人没有那么多闲功夫吧。
  此次授奖会褒贬不一
  “双奖”会在深圳举行,给这个经济活跃的开放城市带来了节日的气氛,由于有港、澳、台知名人士和苏、日、美、法等国嘉宾参加,使这次颁奖活动超出了原来的规模,获得了新的意义,在改革、开放和中国电影日益为世界电影市场所注目的新形势下,利用深圳特区这个改革开放的窗口,举办“双奖”活动,对于加强中外电影文化的交流,促进我国电影事业的发展,必将起一定作用。另一方面,这次“双奖”会得到港方及深圳有关公司在财力上的大力赞助。在会上由霍英东向吴天明颁发了“企业家”杯,由深圳市长向谢晋颁发了“市长杯”,这些似乎都与艺术关系不大。因此,有人认为,这样做是否让人感到商业味太重,与“双奖”的严肃性、庄重性不符。有的报刊为此也提出质疑,表示了不同看法。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