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泪水伴着汗水

作者: 小龙

  夏日的黄昏,我独自漫步在只有几丝绿意的黄土高原上,心像大海中的波涛难以平静。  坦率地说,我不是一个好高务远的女孩子,也从不盲目地过高估计自己,并且对自己对社会从不奢望什么奇迹发生,我只求能在喧嚣的尘世中觅得一方“乐土”,使自己不甘沉沦不甘平庸的天性得以充分发挥,让满腔的青春热血尽情挥洒在自己热爱的土地上,实现真正的人生价值。
  然而,生活却像钟摆一般单调刻板,死水般令人窒息,使我越来越强烈地感受到我的热血在冷却,激情在逝去,甚至生命已不复存在,只留下个躯壳尚存在人间。
  倘若仅仅是生活单调清苦,环境恶劣,待遇低下,也不至于使我如此困惑,如此消沉,如此颓废。重要的是我愈来愈强烈地感受到我所醉心的事业,我所追求的境界,我所向往的未来,以及我十几年的寒窗苦,变成了一页惨淡的白纸!
  我绞尽脑汁也难以搞明白,我日日夜夜的“面壁”为了什么?我经常伏案到深夜为了什么?我开始怀疑过去拼命学到的东西究竟有什么用。每月5张“大团结”是我吃粉笔灰的报酬,还是对我振臂一呼应者寥寥的嘲笑?
  有一天学生对我说:“老师,你何必这么认真,这么玩命呢?我们只求你考试时高抬贵手让我们及格。至于什么齿轮,什么轴承,你讲得天花乱坠我们也没兴趣,反正将来能赚钱就行。”
  我站在讲台上,茫然地望着他们,泪水和汗水一齐往下淌……
  我不知道,我还能说什么。这就是生活?这就是我一心向往的工作吗?我困惑不解。
  夜深人静,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只好爬起来对着日记本一吐心中的苦闷。又有多少个黄昏我独自站在黄土高坡上,任凭呼啸的北风揉搓我孤寂的灵魂。
  我没有苛求过生活。我默默地工作,默默地学习,只求我人生的价值能得到社会认可。没想到我的满腔热血、满腔激情得到的却是这样的结局。
  有的同事劝我:“值得那么卖命吗?工资不会多给你,房子、晋级也没份儿,过得去算了。”
  我又能说什么呢?我的心在隐隐作痛。我不知道我的理想还存在与否,也不知道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每当我结束一天口干舌燥的所谓工作,看那血红的夕阳一点一点钻进厚厚的云层,最后躲到山那边再也看不见的时候,我的泪水就禁不住溢满眼眶。
  我像一个迷了路的孩子,茫然四顾,哪里是我的归宿呢?
  技校教师 小 龙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