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财产做“减法”,快乐做“加法”

作者: 侯宝良

  我有个八十多岁的叔叔,是个乐天派。前不久来电话:“宝良,明早我来七宝看看侬姆妈,顺便再去老街‘兜兜白相相’啊。”听他爽朗的笑声真让人欣慰,老有所乐在他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叔叔是个退休教师,知书达理健康向上,把几十年做群众工作的经验又带到社区里,近几年召集一帮老头老太,义务组织起“社区老年读报小组”,和大家一起了解国事、家事,他还常常把自己周游各处的趣事见闻与大家分享。更带劲的是总结了老年生活的四则运算:助人为乐做加法、钞票财产做减法、与众同乐是乘法、心中郁闷讲出来好比除法。
  特别是钞票财产要做减法,听听就挺有道理的。叔叔讲:“国家给我们的钞票叫‘养老金’,是让我们老人养老用的,用了才叫专款专用,勿用就要比例失调。”叔叔倒也不是执行吃光、用光、拆光的三光政策,而是调整消费结构,依据不同年龄适当留点老本,以防不测,既减轻儿女的负担,也保有自身的尊严。
  所以,他在养老生活中实行市场经济为主、计划经济为辅的双轨制,严格控制库存。只要老友圈内谁有旅游心得,就是叔叔下一个旅游目标,排进长计划,做出预算。拜访亲友和短途郊游则是叔叔短期计划实施的任务。难怪耄耋老人思路清爽,谈起旅游经历更是侃侃而论,什么“空气负离子有益呼吸道”、“农家乐才使旅游回归自然”等等都成了叔叔津津乐道的事情。讲到啃老族与老年人被边缘化,叔叔有其独到的见解,他认为老年人不理智地宠爱小辈和太吝惜财产、不主动接触社会,才是这些问题的诱因。听他一番解释,还真有不少启发呢。
  叔叔说:“财产真是身外之物,只有用了才是自己的,辛苦一世了,何必再作茧自缚呢?”老人家已是四代同堂,家产早已民主协商各归其主,子女们很孝顺,叔叔也乐得颐养天年。他打趣道:“人死了财产带不走,一来要早作处理,二来遗产不能太多,否则会影响子孙的安定团结哦。”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