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有些东西,它一直都在

作者: 曹芸菲

  原来真心喜欢一个人,是不会忍心她变胖变不美丽的,可是如果不能够控制,那么他会跟着她一起变胖变不美丽。膨胀的爱不代表纵容,就像消瘦的思念不代表遗忘一般,有些东西,它一直都在。
  
  1
  易伟把何童抱起来朝空中抛,那是六个月前的事。
  那时何童只有35公斤,这令她看起来多少有点营养不良。但纵然如此她依然是漂亮的,大眼睛像两湾清泉,蜜饯色的皮肤,小鼻子小嘴巴,就像一个洋娃娃。学校里众多男生追她,易伟也在其中,并不说出来,只是每天陪她一起吃饭,把蔬菜和牛肉夹进她的碗里,婆婆妈妈地说:“你多吃点啊!这么瘦,一点都不健康!”
  何童觉得易伟最可爱,他纠正她作业本上的错题目,用红笔在旁边写着“笨蛋”。有女生跟他告白,他对何童说:“你再不要我,我就该被别人抢走了!”
  何童捂着嘴巴咯咯地笑了起来,她说:“你要是这么容易被人抢走,那我更不要了!”
  至此,他们开始谈恋爱,每天他都绕三条马路接送她上下学,依然是一起吃饭,一起写作业。他们都是长相好看的人,白衬衣,系一条墨绿色的领带,蓝色的裙子与裤子,看起来般配极了,是一对真正的金童玉女。
  每一次告别,易伟都把何童用力地抱起来,何童双脚离开地面,抱着易伟的脖子笑起来,那是她最快乐的时候。
  然而现在,易伟再也抱不起何童,一个暑假之后何童体重达到57公斤,双下巴若隐若现,连眼睛都变得不再明亮。裙子下面是两截白藕似的小腿,腰上一整圈的肉,她多了一个外号,叫“河马”。
  河马小姐从校花侯选人的位置上跌下来,易伟强迫她减肥,清晨叫起她一起去跑步,不再买零食给她吃,连说话的语气也变得凶悍起来。
  “不许再吃牛肉了,你看你都这么胖了!”
  “巧克力?巧克力是女生随便就可以吃的东西吗?你是嫌自己还不够肥吧!”
  何童觉得委屈,半夜写完作业之后她站在体重秤上盯着那骇人的数字看,就仿佛见到一个魔鬼一般,她捂住脸,心里一酸,就哭了。
  第二天她肿着一双眼睛被易伟的电话吵醒,下楼,易伟盯着她看了许久,才用戏谑的语气说:“您是还想变更丑点儿吧?连头也不肯梳一下?”
  何童抬头看着易伟,忽然怀疑起全世界来。不是说爱应该宽容和慈悲吗?不是说内心比外貌更重要吗?为什么当初那个温柔可爱的男生变成了眼前这个自大又冷漠的人?她想了想,对易伟说:“不如,我们分手吧?”
  疑问的语气表示她对他还有那么点期待,但易伟愣一秒之后就说:“好。”
  就这样,何童用多出来的二十公斤脂肪换掉了初恋。说不难过是假的,但澳门永利网上赌场的是清醒。哼,男生都是这种德行,还说什么患难与共,连长一点肥肉他都受不了,不要算了!
  2
  但何童还是喜欢易伟的,爱唠叨的易伟,何童管他叫“大妈”;好脾气的易伟,在何童冲他做鬼脸的时候哭笑不得;英俊的易伟,有一张完美的侧脸;优秀的易伟,站在辩论赛上侃侃而谈,好似一个帝王……只是,现在他是别人的了。
  和易伟分手的第二天,何童就看到他与另一个女孩子走在一起。那女生至少一米七那么高,两条长腿像小鹿。可是何童翻翻白眼,什么呀,眼睛那么小,哪里好看了?
  她独自到食堂里打饭,小鸡炖蘑菇、红烧肉、文蛤汤,然后饕餮一空。她有点自暴自弃,反正都这么胖了,多吃点儿又有什么关系。
  这时有人在她对面坐下来,是正豪,学校篮球队队长,当初也追过她。他笑嘻嘻地看着何童,问:“你和易伟分手了?”
  “是啊。”何童懒洋洋地答。
  “那,我现在又可以追你了?”
  何童有点好奇,她问他:“我现在都胖成这样了,你还追我做什么呢?”
  “我喜欢你啊!”正豪拍一拍桌子,“喜欢一个人,难道会因为肥胖这种肤浅的原因而放弃吗?”
  何童对他顿生好感。
  但是她没有办法接受他,她的胃大了,不代表心也跟着变大。在她小小的心里,还是装着那个叫易伟的人,她忘不了他。
  但正豪却频频出现在她的身边,陪她散步,陪她吃饭,像易伟当初一样地好。周末,学校举行篮球联赛,正豪可怜巴巴地恳求她:“去看我打球好不好?你去了,我会发挥得更好,因为你就是我的胜利女神!”
  何童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还女神呐,哪个女神拥有她这样的体积?
  但是她被正豪打动,同意了。那一天篮球场很热闹,何童坐到了最好的位置上,可以俯视整个球场。而坐在她旁边的,不是别人,正是易伟。易伟带着小眼睛的女生一起来,礼貌地冲何童点点头,之后就一直在同那个女生说话。何童像兔子一样竖起了耳朵,听到易伟说:“喜欢也是有期限的吧,喜欢到不能再喜欢的时候,大概就要散了。”
  “虚伪!”听到这里何童猛地站了起来,她横过身体凑近那个女孩说,“你不要相信他!他就是一个花花公子!就喜欢美女!”
  这时一声哨响,正豪的三分球在空中划了一个完美的弧度正中篮框。他得意地握起了拳头,然后朝观众席上看,却看到何童气愤地扔下课本跑了。
  3
  何童决定要减肥。
  不不不,她不是想让易伟回心转意,她只是想扳回那一口气而已。不是嫌我胖么?我再瘦下来就是,到时候你想跟我说句话都不行,哼,此生都不再理你!何童是这样想的。
  但减肥哪是那么容易的事,学校里的某些女生,为了维持身材,连大米都不肯多吃一粒。而那个时候何童活得多么潇洒啊,一顿饭一大碗米饭还有人怪她不肯多吃。这个人也是易伟,他说:“你健康点儿我比谁都高兴。”
  如今她健康得过了头,她却看不到他的高兴。何童想到他,心里尖锐地痛了一下。
  她对着电脑搜索减肥办法,什么三日苹果21天法则都记在了心里,但是却实践不来。她向来是没什么毅力的女生,何况和易伟在一起之后她的胃口增大,根本控制不了。也有不那么辛苦的减肥方法,比如喝减肥茶、抽脂手术,然而她掰着手指算了半天,零花钱本来就少,什么时候才能攒够做手术的钱啊!
  这些招都被否决掉之后,她决定运动。她拜托正豪教她打篮球,正豪一口就答应了下来。中午的篮球场空无一人,正豪打得火热,挽起了袖子,这时何童看到他胳膊上一块一块凸起的肌肉,这种肌肉放在男生身上是健康和美,放在女生身上只有恐怖。何童吞一口口水,扔下篮球就跑。
  她有点绝望了,低着头百无聊赖地踢操场上的一颗石子。迎面走过来几个细瘦的女生,其中一位正是易伟现在的绯闻女友,何童听到她跟女伴说:“那个何童啊,胆子还真大,中午我看到她在食堂啃鸡腿,活该她现在变河马!”
  何童正在郁闷,听到这话就犹如火苗淋了汽油,她气不打一处来,几步就迈到了那女生面前:“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女生比何童高出整整一个头,她斜睨何童:“我说你几句坏话,你又不会掉块肉。再说,我说的都是实话。”
  何童一个巴掌就挥了过去。
  后来有人形容那个巴掌,说:那简直就是平地一声雷,充满魄力和正义。那不是普通的一巴掌,那根本就是对美丽的控诉!
  学校里到处都传论着何童一瞬间爆发出的小宇宙,何童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她骂自己没出息,骂自己没毅力,骂自己贪嘴和懒惰,骂完之后,她决定节食。
  4
  何童从此再未去过食堂,中午,正豪端着为她打好的饭菜到教室里找她,盘子里装着的是何童最爱吃的鸡腿、炖肉。菜的香味充满了生命力,调皮地飞出来在何童的鼻尖上绕啊绕,但何童面不改色:“我不吃,你拿走吧。”
  “何童,吃一口好不好?就一口。”
  “不要。”
  “你傻不傻,瘦有那么重要吗?我又不在乎。”
  “可我在乎!”何童咆哮一声站起来,怔一会儿,把正豪推到了门外。节食的第二天,轮到何童的妈妈发火,她站在何童的门口用力地踢门:“你有毛病啊?一百来斤的体重哪里胖了?随便减一减就好了,不吃饭像什么话!”
  何童在门内听歌,杨千桦的《笑中带泪》,有一句:如若那天我大多几岁,这一刻也许,还是一双好爱侣。何童愣是听成了“如若那天我轻多几斤”,她抬头看着窗外的天,暮色阴沉,像一头河马般拖着沉重的身体前行,仿佛生命一般沉重,又如灵魂一样轻盈。
  她低下头,眼泪忽然流了下来。
  到第七天的时候,何童明显地瘦了一圈,只是小脸苍白,眼神无光,看上去就像一株快要枯萎的青叶。她对着练习本画来画去,心里想,其实正豪也不错啊,跟他在一起应该很快就能忘了易伟吧。一滴虚汗从她的额头滴了下来,她恍惚听到老师叫她的名字,她站起来,看了看黑板,但一个字也看不清。这时,她听到有人尖叫一声――她晕倒了。
  醒来时是在医务室,葡萄糖顺着针管缓缓进入何童的体内,她用力地睁了睁眼,看到窗外的两个少年。
  高一些的是正豪,大眼睛的是易伟,他们不知争论着什么,情绪很激动。她想听到他们谈话的内容,然而什么也听不到。世界仿佛空了一般,安静得没有一丝声音。何童再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这一次的梦里,何童听到有人说:“何童啊,我是真的喜欢你啊,正因为喜欢才让你去减肥的啊。”
  何童昏昏沉沉地睡了三天,醒来时明白了许多道理。比如说,生命中远有比脂肪和爱情更重要的事,比如说健康,比如说亲人,比如说考试。考试之后是寒假,南方的冬天并不冷,阳光刺刺地照着大地,何童看着自己的影子,它一会儿长,一会儿短。好像自己的心,一会儿收缩,一会儿膨胀。她感觉到了深深的落寞。
  她决定要放弃易伟了,真心喜欢一个人,是不会在意他的身高体重的。或许易伟并不是值得自己想念的人,或许正豪才是。她这么想。
  5
  后来何童的体重一直维持在53公斤,微胖,但并不夸张,还是好看的。她度过了一个漫长的寒假,吃饭、睡觉、看书、补课,心里并没有太想念谁,也并不常常难过,日子过得平静极了。
  然后新的学期开始,正豪第一时间出现在何童的面前。他与何童絮絮叨叨地聊着寒假发生的事,何童耐心地听着,忽然转过头来看他,她想跟他说,那么不如,我们在一起吧?但她没说,因为在开口之前,她先看到了易伟。
  一米八的易伟,穿一件深灰色的大衣,短头发,圆眼睛。曾经他好似一弯新月般皎洁而明亮,而现在他是满月,洁白而圆满。他看起来足足有两百斤,像一只大熊。
  人想吃胖是一件太容易的事,这个寒假,易伟在家里胡吃海塞,去超市买零食也算卡路里,什么容易发胖吃什么。坚持不肯运动,看着镜子里的脸一点一点地圆起来,他慈眉善目地笑了。
  他慢慢走近何童,在她惊讶的目光里跟她说:“喏,如果你一个人撑不下来,我陪你一起咯。如果我们都减不下来,做两只胖子也没什么不好。”
  何童愣了一下,何童愣了两下,何童愣完第三下才真正明白他的意思。她冲过去,大力地抱住易伟,从远处看上去这就像是两只大型动物的搏斗,充满生命力。
  这之后每一天,你都能看到操场上有两个人慢慢跑步,慢慢散步,慢慢吃饭。他们就像一对幸福的老人,把日子过得很细腻。
  大家此刻才能明白,原来真心喜欢一个人,是不会忍心她变胖变不美丽的,可是如果不能够控制,那么他会跟着她一起变胖变不美丽。膨胀的爱不代表纵容,就像消瘦的思念不代表遗忘一般,有些东西,它一直都在。
  (编辑 乔恩)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