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用软实力为幸福做加法

作者:未知

   1   冯莹最近的生活,有些糟糕。   作为35岁的高龄产妇,她吃了不少苦头生下女儿。再回职场,之前奋斗多年的职位已经易了主。一赌气,她直接炒了老板的“鱿鱼”。
  那天,刚好是“三八”妇女节。搁之前,冯莹这会儿不是在开会,就是在和下属讨论下个季度的部门规划。而现在,她正式成为无业游民。走出公司大楼时,冯莹觉得整个天空都是灰色的,她就是个loser。
  到家之后,保姆请假半天。可保姆前脚刚走,女儿就开始哭个不停。她束手无策地给陆凯打电话,对方却是关机状态。心情一下子坏到极点。
  当然,冯莹心里郁闷,还有一个原因。就在她的事业受挫之时,陆凯在职场却是平步青云。上个月他刚被一家上市公司高薪挖走,职位与薪水,都翻了几番。原本这是一件大喜事,但冯莹将自己的现状与陆凯一对比,心里多少就有了自卑与失落。
  当初两人的婚姻,称得上“强强联合”。这些年,冯莹为了跟上陆凯的步伐,一直不敢生小孩。直到去年,她意外怀孕。医生说,再不生,以后也别想生了。没办法,冯莹只好在事业上先缓一缓。
  谁会想到,这一缓,自己之前的努力全都打了水漂。要命的是,身上还多出十几斤肉,费了好大劲,体重也没降下来。
  正胡思乱想时,陆凯下班开门进来,看到女儿哭个不停,而冯莹却两眼无神地发着呆。他说话的语气就重了些:“我说你能不能有点当妈的样?”
  冯莹压在心里的委屈,一股脑地跑了出来:“我怎么没当妈的样啦?要不是因为生孩子,我至于变成这样?别以为你现在赚得比我多,就看我不顺眼。”
  “这都哪跟哪呀,怎么扯到工作啦?”陆凯被冯莹数落得一头雾水。冯莹没再搭理他,摔门进了书房,留陆凯在那手忙脚乱地给女儿泡奶。
  坐到电脑前,冯莹打开自己怀孕期间写的部门规划,眼泪掉个不停。这些年,她憋着一股劲,要跟陆凯在事业上并驾齐驱。她确实做到了,也赢得了陆凯以及家人的尊重。所以即便冯莹在生活上不是一个称职的妻子,也没人忍心责备。可现在,陆凯看起来前途无量,她却一夜之间丢了工作。事业和生活,哪样都不占优势。
  那晚,陆凯听她说完“裸辞”的事情,并没有责备,而是安慰她说,别着急,工作再慢慢找。但冯莹心里那点不安全感,还是不请自来。
  特别是在参加了陆凯单位的聚会后,那点不安,更是成倍地被放大。
   2
  为了在聚会上惊艳亮相,冯莹大费周章。
  生孩子前,衣橱里的衣服随便挑一件,都能穿出女王范。现在一圈试下来,哪件都显得气场不足。陆凯看她折腾了一晚上,无奈地摇着头说:“你有那个闲工夫,还不如学学怎么照顾孩子。”
  冯莹懒得搭理他。陆凯的新公司,做的可是化妆品生意,公司里美女如云,她得借这个机会,给那些年轻姑娘们一个下马威。
  周末,冯莹拉着闺蜜小美去逛街。兜了一大圈,总算相中一条香奈儿连衣裙。小美笑她:“你啊,真是想多了。只要你自信地往那一站,气场不请自来,跟衣服有何相干?”
  冯莹一边叹气,一边说:“可不就是因为严重缺乏自信,才退而求其次,想借衣服来增添筹码。”
  可即便这样煞费苦心,聚会那天,冯莹还是怯了场。那个皮肤吹弹可破的90后姑娘,趁陆凯走开的时候,对她说:“姐姐,原来你就是陆总拒绝我的原因啊。恕我直言,你真没我想象中惊艳。所以你要小心哦,咱以后公平竞争。”
  冯莹听得一愣一愣的,她努力维持的面部表情,终于彻底挂不住。
  以前也不是没有小女孩对陆凯怀有小心思,那时,她一点都没放在心上。有她漂亮的,没她会赚钱;比她会赚钱的,未必有她漂亮。所以,她有信心赢得不动声色。
  可现在不一样,格局已经发生了改变。事业上,她没办法和陆凯平起平坐;生完孩子后,又胖了一大圈,眼角的鱼尾纹,再好的化妆品也遮不住。想到这里,再看看人群中谈笑风生的陆凯,以及围绕在他身边的各种年轻漂亮姑娘,一种深深的自卑感瞬间淹没了她。
  怎能不自卑呢?三十五岁的她,不再貌美如花,也没办法学人家小姑娘撒娇发嗲。就连她曾经苦苦经营的事业,现在也不值一提。强颜欢笑撑到聚会结束,回去的车上,冯莹坐在副驾驶上,一言不发。
  陆凯只当她累了,并没有看出她情绪上的变化,这让冯莹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一想到90后姑娘的那番话,冯莹就更加迫切地觉得,自己有必要打响婚姻保卫战。
   3
  这场战役怎么打,冯莹没有丝毫头绪。人家陆凯态度明确地拒绝了小姑娘的表白,下班只要不应酬一定准时回家,没有任何不良迹象,完全是个好男人。总不能无中生有吧?
  可就是因为陆凯太好太优秀,才让她底气不足,凭什么相信他只爱自己?
  那段时间,冯莹变得很焦躁,无心找工作。常常一两句气场不和,就能和陆凯大吵一架。吵完之后,她又后悔不已。恶性循环的过程中,差点情绪崩溃,陆凯更是被她弄得不想回家。两人的关系从未有过的紧张。
  冯莹确定,生完孩子的这一年,自己的人生陷入U型谷的最底部。幸好有闺蜜小美听她吐槽,要不然估计早已患上传说中的“产后抑郁症”。
  说起来,能和小美成为闺蜜,也算是她人生中的一大意外。小美是典型的贤妻良母,和自己完全不是一个style。可冯莹不得不承认,小美绝对是她见过的将全职太太这项事业经营得最好的女人。
  这些年里,任何时候见到小美,她都有着恬淡美好的笑容,以及从容不迫的气场。冯莹几乎很少听到小美抱怨,这些让她确定,这个女人具备经营婚姻的大智慧。
  那天,两人约着吃饭。听冯莹倒完苦水,小美语气柔和地说:“你啊,问题只有一个,对自己严重不自信。”冯莹不置可否。她当然知道自己的问题所在,她只是不知道,要如何改变这样的问题。现在的局面让她失去控制力。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