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可是你没有……

作者: 顾影自怜

  相识那一天,大雨瓢泼,我以为你会如陌生人那样执伞匆匆而过。可是你没有。把伞塞到我的手中,你冲进雨帘……   相恋以后,生日那天我以为你会手持一束火红的玫瑰深情无限地对我说“我爱你”。可是你没有。花一下午煲一桶排骨汤,挤两小时公车送给办公室里加班的饥肠辘辘的我。
  结婚那天,我以为你会为我戴上耀眼的钻戒,给我一个难忘的蜜月之旅。可是你没有。把我的双手捂在你的胸口,告诉我这是目前你唯一能送给我的新婚礼物。
  结婚以后,我以为你会像大多已婚男人一样,让我变成喋喋不休的黄脸婆。可是你没有。厨房、洗衣间倒成了你加工幸福与快乐的神奇车间。
  儿子出生那天,我以为你会像所有初为人父的男人一样抱着儿子兴奋不已。可是你没有。守在床前紧紧握着我的手久久不放,就在你借故转身的瞬间,我第一次看到流着泪的你的脸……
  有了钱之后,我以为你会应了那句“男人有钱就变坏”的古话。可是你没有。“……等我们老的哪儿也去不了,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每听此歌,你都会把我搂在怀里,深情凝视。
  我的脾气越来越大,疑心越来越重,我以为你会以此为借口摔门而去,永不回头。可是你没有。当我半夜熟睡的时候,你拉着我的手无奈叹息:“傻老婆,我是你最该相信的人啊!”
  结婚七载,我以为我们的婚姻逃不过“七年之痒”,你必定会把咱们的红色证书换为绿色。可是你没有。精心备了一桌烛光晚餐,与我再次交杯。你说逃过“七年之劫”,你要再次娶我做你的新娘。
  父母体弱,我把年迈的二老接到家中,我以为你会不情不愿,日久生厌。可是你没有。“养这么好的女儿嫁我为妻,他们如同我亲生父母!”病床前,你端屎端尿,从未抱怨。
  严寒冬夜,我小心翼翼地靠近你,我以为你会嫌我人老珠黄,厌恶地将我推开一旁。可是你没有。抓住我冰凉的双脚抱在胸口,一如从前……
  有钱有闲,我问你真的不想找个年轻姑娘梅开二度?我以为你会信誓旦旦,说只爱我一个人。可是你没有。“说实话不是没想过,可看到那些美丽的面孔想起你年轻时的容颜,你把人生最美的年华给了我,让我于心何忍?”
  问起你为什么对我如此宽容、忍让?我以为你会告诉我“爱一个人就要爱她的全部”。可是你没有。你说:两口子过日子即使分出个是非对错又能怎样?无论伤了谁,都会疼在自己心上,婚姻根本就没有原则可讲。
  我笑着追问你婚姻为何物?我以为你会说:“婚姻如酒,愈久愈醇;婚姻如茶,愈品愈香”。可是你没有。拂着我耳边的白发你慢声细语:婚姻就是架在两颗心上的天秤,无论哪边失衡,压疼得都是心啊,要精打细算,懂得宽容和理解,日子才会长长久久……
   儿女成人,子孙满堂,我以为你会与我共享天伦,共到百年。可是你没有。病床上苦撑了一年,你老泪纵横:“老婆子,对不住啊,撇下你一个人了!”
  诀别那天,我忍不住问你为什么一生都不肯对我说“我爱你”,我以为你会拿“老夫老妻”来搪塞我,或者就此随了我的心愿说声“我爱你”!可是……可是你都没有!悄悄从枕下摸出耀眼的钻戒,颤颤地戴在我枯枝般的无名指上,咧嘴一笑,露出掉光了牙齿的牙床:“老婆子,来世还做我的妻吧!”
  责编/张立平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