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水漂少侠

作者:未知

  近来,江湖上突然出现了一位武功高强、让恶人闻风丧胆的少年侠士,人称“水漂少b”。这位少年侠士之所以有这样的雅称,并非擅长什么“水上漂”之类的绝顶轻功,而是因为他发射暗器百发百中、例不虚发,且手法十分怪异。简单地说,那简直就是孩子在河面上打水漂玩似的……
  实际上,他也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
  天,玻璃一样的蓝。
  绿坡地上有两头埋头吃草的牛。山野风光像一幅静美的画作,可再漂亮的画这么日复一日地看,也看腻了。
  放牛娃曾小川的生活就是这么单调无聊。每天把牛赶上绿油油的山坡地,然后叼着草根枕着双臂靠在草坡上看天上云彩不断变幻。
  作为十岁出头的孩子,小川还无法从云卷云舒上解读出多少闲适逍遥的意味,最多就是胡思乱想。你看,右边的云彩像马,左边的像牛,中间的像两只小狗在抢骨头。小川渐渐也觉得无趣。
  好在坡地边有一口池塘,一口很大很大的池塘。在人迹罕至的原野上,它是小川的“私家乐园”。单调的放牛生活,打水漂是他最大的乐趣。
  这日,小川像往常一样走到池塘边,俯身从地上捡起一小块扁平的石片,然后半蹲着,迎着波光潋滟的池面用力扔去。那块石片像一只轻巧的燕子掠过水面,溅起好几朵水花后才沉入水底。望着那些晶莹的水花,单纯的小川心里也乐开了花。他心头一动,何不让水花“开得”更灿烂些。
  于是,小川又捡了几块扁平的小石片,接二连三地迅捷撇向池塘,水面顿时热闹起来,洁白的水莲花纷纷绽放,美不胜收。
  “好!”背后冷不丁传来一声喝彩。
  小川吃了一惊,怎地背后有人,竟毫无察觉。他急忙转身,可周围空无一人。疑惑间,从五十米开外的一棵大树后走出一位满面红光的老汉。老汉须发皆白,身上衣服东一块西一块地打满了补丁,看似一名普通的乡间老汉,偏偏一双手却异乎寻常的白净。
  那树距离池塘还有好一段距离,难道老汉在树后还能看清刚才水面上所发生的事?小川不解地挠了挠头。
  老汉笑嘻嘻地走过来:“娃娃,你看我的水漂打得如何?”
  老汉随手捡起一块石片,腰不弯腿不曲地往池塘随意一撇。看到这个动作,小川笑了,一看就知道是打水漂的“门外汉”,这样直着身子只会把石子打飘了。不过,小川的笑容很快就凝滞住了。
  老汉随意撇出的那块石片在空中向下拐出一道奇异的弧线,平贴着水面,接连“唰唰”地打出十来朵水花,比小川刚才扔的任何一块石片打得都要多。
  小川大吃一惊。
  老汉则漫不经心地拍了拍手,取下腰间的酒葫芦惬意地“咕嘟咕嘟”喝起来。
  见这老汉竟打得如此轻松,年少气盛的小川有些不服气。要知道他可是村里水漂打得最好的孩子,于是他精心挑拣了一块大小轻重合适的石片,然后深吸了一口气,稳稳蹲下身,弯腰,举臂,挥腕,“唰”的一声石片迅捷出手。这块石子也争气,像轻盈的蜻蜓在水面上接连点水,足足激起十来朵水花,都快赶上老汉了。
  “乖乖,越来越有意思!”老汉赞赏地望了一眼,“娃娃,你看这下又如何。”他依然轻描淡写地出手,不过这次石片不是像一颗迅猛的流星,而是像只乌龟在水面慢悠悠地爬着。“慢乌龟”缓缓爬过的地方,一脚踩下去就激起一朵水花,前后竟不下二十朵。
  这简直是闻所未闻。
  小川目瞪口呆。这样的功夫他无论如何是做不出来的。突然,他感到似乎一道明亮的闪电划过心间,顿时福至心灵,他转过身,对着老汉跪了下去。
  “师父,请受徒儿一拜。”
  白发老汉“哈哈”一笑,已轻飘飘地闪开了:“我可不是你什么师父。”
  小川不放弃,转身再跪:“我真心实意想跟您学这打水漂的绝技。”
  老汉脚不动,腿不迈,竟又轻飘飘避开:“真想学?”
  “想学!”
  “很辛苦的。”
  “我不怕!”小川斩钉截铁地回答。
  老汉轻轻颔首道:“好吧,那我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天分。”
  小川顿时喜笑颜开,眼睛都亮了。
  老汉细致讲解了刚才一快一慢两种打水漂技法的手劲和腕力有何不同,小川犹如小鸡啄米般频频点头,心里则像棉花吸水般迅速吸收老人传授的经验。
  “好,你来打一个慢的,记得要越慢越好。”
  小川精心挑选了一块石片,又在心里默念了一遍刚才老人传授的技法,然后目观鼻,鼻观心,腰不弯腿不曲地出手了。扔出去的石片虽没法慢得像乌龟爬行一样,但也旋转着慢悠悠从水面擦过,削起一朵水花,两朵、三朵、四朵……到第十朵才不情不愿地滑入水底。
  小川高兴得跳起来欢呼。
  老汉不可思议地说:“乖乖,真邪门了,你真的是刚刚才学会的?”见小川笃定地点点头,老汉又惊又喜:“孺子可教,孺子可教!”
  白发老汉又点拨了几句,这下小川打得更出色了。
  从那日起,这位神秘老汉总隔三差五地出现在小川放牛的山坡旁,期间又教会了小川好几种打水漂的手法,有的石子刚撇出时慢悠悠,飞到半途却突然加速,像箭一样射过去;有的石片如弯月般投出,在水面激起一朵水花后又乖乖拐了回来……
  转眼间,两个月过去了,小川将各种打水漂技法练得有模有样,奇怪的是老汉虽传授他不少技法,却从不允许小川叫他一声“师父”,而是要他称呼“唐伯”。
  夏蝉声寂,原野上的树叶和芒草开始染黄了。一日,在点拨小川后,唐伯望着天际一行远去的大雁,悠然地说:“雁南飞,我也该走了。”
  小川闻言一惊,不舍地说:“唐伯,您要去哪里?”
  “回南方。”
  次日,唐伯像当初神秘出现那样,又神秘地走了。
  小川又回归了孤独放牛的日子。打水漂成了他思念唐伯的方式。他一遍又一遍地用唐伯教的技法打出各种花样的水漂。轻盈的石片如惊鸿在水面一闪而过时,荡起涟漪的水纹间仿佛映出了唐伯亲切的影像。小川心里有股酸溜溜的感觉。   不知不觉中,小川的水漂打得越来越稳,而且射程远、力道惊人。有一次,一只饥肠辘辘的恶狼悄悄地想从坡顶逼近牛群,结果被小川在五十米开外用石片打得哇哇大叫、落荒而逃。
  这天,小川像以往那样叼着草根枕着双手靠在草坡上。突然,飞羽破空的声音袭来,他抬头一望,一只白鸽正遭到一只大雕的袭击。大雕在上空盘旋着,阳光照耀处,腿部有金色光芒闪动;鸽子则左闪右躲,摇摇欲坠。
  看到小鸽子快要体力不支,小川心有不忍,于是从地上捡起一块尖锐的石子,想了想又放下,重新找了一块钝圆的石片,然后抬头瞄准。当大雕夹羽闪电般俯冲攻击鸽子时,小川果断出手,一击即中。一根羽毛轻轻飘落,大雕凄厉尖叫,仓皇而逃。被吓破胆的鸽子终于体力不支,像断了线的风筝般一头栽了下来。
  小川连忙跑了过去。他捧起瑟瑟发抖的鸽子时发现,这是一只传递消息的信鸽。受伤的鸽子挣扎着无法站起来。别人的信断然不能打开,可万一有什么急事那该咋办?
  小川着急起来,思虑再三,他决定先把纸条从绑在鸽子脚腕部的竹筒里抽出来。
  果然,是一封十万火急的求救信。
  “徒儿在万峰山铁壶谷遭山贼伏击,万分危急,小鸾。”
  看到信,小川也慌了。万峰山在十里外,山高林密,极为险峻,尤其是铁壶谷更是险如其名,峭壁环立,一旦进入就像坠落光溜溜的铁壶,无处可躲。而且,那里常年活动着一帮穷凶极恶的山贼,他们杀人劫货,无恶不作。据说山贼首领盘山虎胡彪是一个武功高强且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
  从名字看,小鸾应该是一个女孩。一个势单力薄的女孩如果落入山贼手中,那还
  得了!
  小川心里生出一股寒意,急得团团转。
  这求救信如果送不出去,小鸾的师父肯定无法赶去救援。透过这张薄薄的纸片,小川仿佛看到一群恶狼正扑向一个弱小的女孩。狼?对了!那天准备偷袭的恶狼不是被自己的“水漂”给打跑了吗!既然真正的恶狼都能击退,那些披着人皮的“恶狼”又有什么可怕?
  小川心中豪气顿生,咬了咬牙,急忙装了小半麻袋石片,然后快步往铁壶谷奔去。
  万峰山真陡,林也密。
  小川急急忙忙赶路时,林木遮天蔽日的空隙里竟偶尔掠过一只大雕的身影。小川纳闷,难道是刚才那只大雕报仇来了?好啊!如果你敢来,小爷肯定再狠狠给你一记“水漂”尝尝,看你还敢不敢欺负弱小?
  抬头望去,雕已飞离。
  转过山林,小川终于气喘吁吁地来到铁壶谷口。站在谷口,已隐约听到谷里传来的呵叱声和打斗声。小川深吸了一口气,为自己壮胆,大喝一声冲了进去。
  谷底荒草间,五、六个黑衣大汉正围攻一个红衣少女。少女头发凌乱、神色慌张,眼看就快无力招架。
  听到小川的呼喊,一名黑衣大汉转过身,见到是一个十来岁的小毛孩,立即毫不手软地挥刀砍过来。
  小川强镇心神,迎面射出上下两路石片。石片破空,疾如流星。黑衣大汉慌忙侧身避开迎面而来的石片,可第二颗石片却无论如何也躲不开,径直打在膝盖上。大汉直接跪在地上,差点摔个嘴啃泥。
  另一名黑衣大汉怒吼一声,大刀半空劈下,这招“力劈华山”恨不得将小川一劈为二。小川手上功夫了得,奈何下盘功夫尚不懂得,避无可避,惟有硬着头皮,以必死决心向对方眼睛发出两枚石片。眼看双方就要同归于尽,在电光火石之间,一侧突然传来一阵飞物破空的呼啸声。一枚震飞了黑衣大汉手中的大刀,另一枚竟然像长了眼睛似的先后击落了小川射出的两枚石子。
  那飞物落在不远处,竟是几枚板栗!
  小川脸色苍白,他猛地转过头,顿时愣住了。
  杂草丛里走出一位老汉,满面红光、须发皆白,原来是唐伯!小川又惊又喜又疑惑,唐伯既然出手助自己一臂之力,为何还要打落他发射的石子?
  唐伯笑呵呵地走过来,对着山上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很快飞下一只大雕。雕停在了唐伯的手臂上,十分威武。小川愣住了,因为他从大雕的金色脚环认出正是攻击信鸽的那只雕。
  小川的疑惑更深了。
  更奇怪的还在后头,所有黑衣大汉和那个红衣少女竟整齐划一地收起兵器,恭恭敬敬地向唐伯叩首行礼。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小川犹如坠入雾中,完全是一头雾水。
  唐伯爽朗地笑道:“阿武,你领教了这娃娃的功夫,觉得如何?”
  一名黑衣大汉哭丧着脸说:“师父,您确定他真的才学了两三个月的打水漂?我的手腕完全被震麻了!”
  “师父……唐、唐伯……这群山贼怎么会叫您师父呢?难、难道您是山贼的头儿?”小川紧张得结结巴巴起来。
  众人顿时哈哈大笑。
  红衣少女调皮地白了小川一眼:“刚想夸你聪明,谁知又问这样的傻话,看来还是一只呆头鹅。”
  原来,这位红衣少女就是之前发信求救的小鸾,她也是唐伯的弟子。
  小鸾嘻嘻一笑,又说道:“单从刚才这手弹板栗的‘弹指神功’功夫就应该知道我师父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唐门掌门人,人称八臂罗汉唐不凡。”
  “糖门,是榨蔗糖的吗?”小川不解地问。对于出身山野的农家小孩,江湖实在太过遥远。
  众人再次忍俊不禁。
  唐伯揉揉红鼻子,笑道:“娃娃说话还真有趣,看你这迷糊样,还是我来帮你解疑释惑吧。唐门虽以暗器称雄武林,但一向以锄强扶弱、匡扶正义为己任。半年前,我听说万峰山有一伙山贼无恶不作,犯案累累,于是决定前来一探究竟。可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竟遇见你这么一个‘活宝贝’!”
  “我?”小川疑惑着。
  “当时我路过山坡旁,看到你正在打水漂,一时兴起,就跟你玩了两手,结果发现你还真是一个学暗器的好苗子,眼力好、腕劲足,所以我在教你打水漂时偷偷融入一些发射暗器的手法。按理说,那些技巧不练上个十天半个月根本使不来,可没想到你一下子就打得有模有样。”
  “暗器手法?”小川吃了一惊,“那些‘花样水漂’竟是发射暗器的手法?”
  “小呆鹅,难道你以为普通的打水漂能打中翱翔的大雕?”小[抿着嘴,笑着说。
  “这你也知道?”小川又感意外。
  “当然,那可是师父他老人家给你出的一道考题。”
  “没错,”唐不凡一改以往笑嘻嘻的轻松神态,正色道,“悟性高是好事,但若无侠义之心,决不可入我唐门。暗器若落到心术不正之徒手里,将祸害武林。所以唐门收徒,以德为先。因此,我才设下白鸽求救这道考题。”
  “啊?原来是这样。”小川总算缓过神来。
  “小川心地淳朴,又有侠义之气。看到猛禽扑杀弱小信鸽,能锄强扶弱;虽出手惩戒大雕,却手下留情;发现有人遇难,见义勇为,拔刀相助;面对凶猛大汉,毫无惧色。娃娃,你通过我的考试了。现在还愿意叫我一声师父吗?”唐伯满脸笑容地问道。
  小川又惭愧又惊喜,一时倒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小鸾看得着急,忙戳他一下:“小傻瓜,你还愣着干吗?”
  小川福至心灵,立马跪下,恭恭敬敬叫了一声:“师父!”
  这次,唐伯终于没有躲开。
  三年后,江湖上出现了一位发射暗器手法怪异的翩翩少年。他行侠仗义,除暴安良,不过除了对付穷凶极恶之徒,他从不轻易使出铁橄榄、梅花针、铁蒺藜等威力巨大的唐门暗器,而是用一块小小的石子小惩大戒,让对方迷途知返、改过自新。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