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经济学家

作者:未知

  欧元兑美元有长期贬值压力   张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   从短期来看,决定双边汇率走势的最重要指标是两国利差,而决定利差的最重要指标又是两国经济增长趋势。目前美国的经济增长趋势远好于欧元区。尽管美国与欧洲都爆发了金融危机,但美国在危机后的调整速度远快于欧洲。
  经济增长趋势的差异决定了美欧货币政策的差异。目前美联储正在退出量化宽松,大致将在今年第三季度结束资产购买,并在明年下半年开始加息。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元区央行近期连续两次降息,将基准利率变为负利率,并很可能加大量化宽松政策的实施规模。两国迥异的货币政策,造成美国利率水平将会持续高于欧元区,利差的拉大将会造成国际资本由欧元区流向美国,从而推动欧元对美元持续贬值。
  从长期来看,决定双边汇率走势的最重要指标是两国劳动生产率增速,劳动生产率增速更高的国家的货币将会升值。目前全球范围内似乎正在酝酿新一轮技术革命的浪潮。我们尚不确定新一轮技术革命究竟会爆发在生物医药、新能源还是互联网,但大致可以确定的是,新一轮技术革命爆发在美国的概率,要远高于爆发在欧洲的概率。
  此外,要彻底走出危机,欧元区必须进行痛苦的结构调整。而在结构调整期内,欧元区的劳动生产率可能不升反降。因此,即使从长期来看,欧元兑美元依然有贬值压力。(10月14日)
  房贷新政恐难致按揭规模扩大
  易宪容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
  9月30日,央行及银监会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住房金融服务工作的通知》。这次房贷新政对房地产市场会造成多大的影响,关键还得看银行的行为选择。
  当前国内的房地产市场风险越来越大。如果房价快速下跌,不仅住房按揭贷款的风险会暴露出来,而且各种住房抵押贷款及土地抵押贷款的风险都会暴露出来。国内银行潜藏危机可能会更高。在这种情况下,国内银行只会对住房按揭贷款风险评估更为谨慎,要让国内银行按照《通知》指引的贷款利率下限发放贷款并非易事。
  国内银行对房贷新政的行为选择,可能会一方面全面认可《通知》对住房消费的全面泛化,对于首套住房的认定只会放在家庭是否还清银行的贷款上,而不管一个家庭持有多少住房上。
  另一方面,由于当前金融市场条件变化很大,国内银行对再进入住房市场购买住房给出的信贷优惠条件,并不会取《通知》的下限。现在出台的细则仅是房贷新政刚出台的试探,如果国内银行感觉到这种住房按揭贷款仅是鸡肋,今后还可能让按揭贷款利率上升、规模收紧。
  因此,房贷新政能否化解当前国内房地产市场的风险是相当不确定的。因为房贷新政已经把真正的住房消费者剔除在外,他们根本不可能在这样高的价格水平下进入市场,剩下想进入的住房投机投资者能否为赢得小利涌入市场是相当不确定的。如果当前房地产市场风险不能化解,国内银行对按揭贷款收紧也是自然。(10月13日)
  政府不应继续“补贴大企业”
  林毅夫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
  双轨制的转型过程中,为了保护、补贴没有自生能力的大型企业,保留了一些价格信号的扭曲。比如,通过金融抑制人为压低资金价格,将金融资源主要分配给国有和少数非国有的大型企业。这相当于给大型国有企业和这些比较富裕的群体提供了补贴,而补贴这些大企业的是把钱存入金融体系,得不到金融服务而且相对比较穷的中小企业、农户和一般家庭。
  对于能拿到资金的企业而言,因为资金价格相对便宜,所以投资的是资本相当密集的产业,这样的产业创造的就业机会相对少,从而也会抑制劳动需求和工资,进一步恶化收入分配。此外,资源价格也偏低,谁能拿到资源开采权谁就能马上致富。这些扭曲都创造了制度租金,有了制度租金就有了寻租的行为,导致腐败贪污。
  改革开放初期,给这些资本密集型大企业保留一些补贴,是维持经济和社会稳定的必要。经过35年高速发展,我们现在已经是中等偏上收入的国家,资本已经不再那么短缺,很多原来不符合比较优势的资本密集型重工业,现在已经符合比较优势,在国内国际市场上具有竞争优势。在这种状况下,继续保留那些保护补贴导致的结果只能是收入分配恶化和腐败蔓延。
  因此,需要消除对市场所遗留的一些干预、扭曲,让资源由市场进行配置,这样一方面能够让经济更好地按比较优势发展,另一方面可以解决改革开放以来遗留的社会、经济问题。(10月13日)
  经济“新常态”下的区域合作
  张来明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第一,从以产业间分工合作为主转向以产品价值链分工合作为主。要大力推动产品价值链分工合作,使之逐步成为区域分工合作的主要形态。在这种模式下,研发、管理、营销等职能集中于发达地区,生产、组装功能集中于具有劳动力优势的地区。
  第二,从资源要素互补式合作为主转向创新发展互助式合作为主。一是要通过区域合作,优化创新资源配置,最大程度地形成创新集聚效应;二是要通过区域合作,使创新成果在更广大地区得到应用,最大限度地形成创新辐射效应。
  第三,从以GDP增长为主导的区域合作转向以可持续发展为主导的区域合作。从可持续发展的根本需要出发,在生态修复、污染防治等方面探索有效的合作方式。
  第四,从松散型合作转向机制化合作。一是完善政府管理体制。对于环境监管、食品药品监管等外部性较强的事项,可以考虑建立跨区域机构来承担。二是完善基础设施投资体制。对于跨区域基础设施建设,探索建立有关各方共同投资、共同获益的机制。三是构建跨区域利益共享机制。可以探索建立跨区域经营企业税收分享机制、区域内财政横向转移制度等,推动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10月16日)
  小企业融资难源于现行金融机制
  黄志凌 中国建设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国家关于解决小企业融资难与融资贵的政策取向非常明确,力度也不可谓不大,但小企业融资就像一道“玻璃门”――政策看得见却进不去。我国目前存在的小企业融资难与融资贵,问题的根源在于现行金融机制自身的局限性。
  在银行传统的信用评级方法和抵质押与担保标准下,大量小微企业的财务状况、信用记录、担保、抵质押等很难达到银行的安全俗肌H绻国家政策与监管部门对商业银行做出硬性的小微信贷比例规定,商业银行为了完成任务被迫降低审批标准,不良贷款又会大量产生。在传统的商业模式下,小企业融资难始终是一个无法解开的死结。
  小企业的主要特点是“小”,其未来经营的不确定性极大地影响了其未来的履约能力,难以获得较高的资信评价,更难满足银行信用放款准入条件。小企业的另一个特点是“短”生命周期,意味着小企业出现“违约”的概率远大于大中型企业,高比率的倒闭和违约导致其融资难度和价格也必然提高。
  意即,由于银行信用评价体系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客户的财务指标,小微企业客户由于经营周期短、资产规模小等特点,按照传统的信用评级结果往往都比较差,直接决定了其难以获得信用贷款。
  此外,近年来部分地区一些小企业主“跑路失信”案例也让银行忧心忡忡,“违约”成本较低诱发恶意违约、逃废债行为,使银行更加惧怕选择信用放款方式,并进一步推高风险定价。(10月17日)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