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红楼梦》人物语言的性格化探析

作者:未知

  摘要:文学作品是语言的艺术,《红楼梦》作为我国四大名著之一,在对人物形象进行塑造的过程中,通过对人物语言的设定,使作品中林林总总的人物呈现了鲜明的性格化特点。本文旨在对《红楼梦》人物语言的性格化进行剖析,以期为相关人士提供借鉴和参考。
  关键词:《红楼梦》;人物语言;性格化
  前言:
  众所周知,《红楼梦》中的人物形象繁多,若想实现对人物的一一区分,具有较高的难度,但作者实现了对人物的精细刻画,使其具备独特的性格,使得人物形象栩栩如生。因此,结合《红楼梦》中人物的内心独白、对话和诗词,对其性格化特点作出进一步阐释,具有十分重要的F实意义。
  一、同一环境下不同人物语言对性格的塑造
  众所周知,处于不同环境下的同一个体,其性格特征会呈现明显的差异性,其人物语言也会明显不同。《红楼梦》是曹雪芹的代表作,标志着我国古典小说的写作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通过精心安排《红楼梦》中人物的语言,能够实现对个体心理状态和性格的凸显,赋予虚拟的人物以真实的性格。例如,薛宝钗和王熙凤同时管理能手,在施政演说的过程中,其语言具有明显的差异性。王熙凤在管理宁国府的过程中,训斥总管的时候说:“既然将管理宁国府的差事托付给我,我就得负责,我不如你们奶奶性子好,谁要是出现一点差错,一律按规矩处置”,这一段话充分体现了王熙凤飞扬跋扈的性格特征。薛宝钗在施政演说中则说道:“我所做的都是分内之事,奶奶们忙,托我照看家务,我是个闲人,又不想让姨娘操心,所以才接管差事,你们若任意妄为,不仅会丢自己的脸,若教姨娘知道,非得挨教训,大家何不如尽力周全呢”,薛宝钗以商量式的口吻,表面看是心平气和,实则是不怒而威,绵里藏刀,充分表现了薛宝钗圆滑和不得罪人的性格特点。
  二、不同人物性格表达同一事物的语言描写
  熟读《红楼梦》的都知道,在作品中,林黛玉、薛宝钗和花袭人都对男主贾宝玉产生了爱慕之情,希望能够与贾宝玉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然而,以上三位女主角在社会地位、性格特征、学识等方面存在明显不同,在与贾宝玉的相处过程中,表现出了不同的性格特点,这一特征也在人物语言中体现了出来。例如,针对宝玉不爱读书这件事,袭人在规劝宝玉的过程中说道:“不管你对读书的喜欢是真是假,你在姥爷和他人面前应作出个读书的样子,这一段话实际上体现了袭人委婉柔软的性格特点。袭人只拥有侍妾的位分,她对宝玉的劝说只能够基于自上而下的恳求态度,其语义表达也具有委婉性的特征。薛宝钗的家世背景较为强大,具有较高的文化修养,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大家闺秀,在其日常行为做派中可见一斑。与袭人不同,薛宝钗在劝导宝玉读数的过程中,采取了一种更为圆滑的表达形式。她在劝说宝玉读数的过程中看似无意实则有心,通过旁敲侧击和虚实相生的形式,实现对宝玉的鞭挞。例如,在大观园题诗的过程中,宝玉询问薛宝钗诗句的典故,宝钗借此机会劝说宝玉:“若不是今夜题诗,恐怕你将来到了金殿之上,连赵钱孙李都会忘记”,这一段对话不仅体现了宝钗颇会借势的特点,还实现了对宝钗心机深性格的表现。林黛玉也是出身书香世家,与宝玉惺惺相惜,两人在性格上都具备叛逆的特征,黛玉对宝玉的爱是最纯洁无暇的,通常基于心底里的爱出发。例如,黛玉发现宝玉脸上溅到了胭脂膏子,她一边为宝玉擦拭,一边说道:“你又去干那些事儿了,即便舅舅看不见,若是让别人看见,又会当做一件新鲜事去学舌了,舅舅也不会落得心净”,这一番说辞看似嗔怪,实则是黛玉真心为宝玉考虑的体现[1]。
  三、人物内心独白中的性格展现
  内心独白也是人物语言的重要组成部分,曹雪芹通过对人物内心独白进行细致描写,不仅实现了对人物性格的丰富,对构建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也大有裨益。例如,在“金玉之争”的描写过程中,曹雪芹在描写宝玉内心独白时候写道:“别拿这个话搪塞我,我心里时刻有你,而你心里却没有我”,黛玉的内心独白是:“尽管金玉相对之说的确存在,但你竟然看重这邪说,你如果不重视,为什么一提到金玉二字,你就着急呢?”,从以上人物内心独白的描写过程中可以看到,宝玉和黛玉爱情的细腻和深沉,塑造了鲜活灵动的人物形象[2]。
  四、论辩语言中表现的性格特征
  在学习《红楼梦》后发现,作品中的人物对话呈现出了明显的论辩色彩,主要以褒贬手法的充分运用和口角之争来表现人物性格。例如,贾母在赞叹凤姐的过程中说道:“尽管我很疼惜凤姐,但她的性格太过伶俐,我怕她生出不必要的事端。”凤姐说道:“别人都说太伶俐的人活不长久,别人都可以相信,但老祖宗不能相信,老祖宗比我聪明伶俐十倍,如今也是福寿双全”,在这段论辩的话语当中,王熙凤既实现了对不怀好意之人的批判,也变相的奉承了贾母,捕捉声色却又八面玲珑,充分体现了王熙凤巧舌如簧的性格特点。
  结论:
  文学归根结底是语言。文学的主要表现工具是语言。在《红楼梦》众多的艺术成就中,语言方面的成就是很突出的,众多不同个性的鲜活人物形象,全靠个性化的语言一一创造出来。通过人物语言,作者把作品中每个人物的复杂多样的思想、心理状态和性格特征,各如其分、神情毕肖地表现出来。在《红楼梦》的创作过程中,作者抓准了各个人物的身份地位、文化素养和生活经历,实现了对人物内心世界的揭露,有效提升了人物性格的鲜明性。
  参考文献:
  [1]王革.译者主体性在人物语言翻译上的体现――以霍译《红楼梦》中林黛玉的语言为例[J].江苏经贸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5 (04):41-43.
  [2]段秋月,王晓丽.从语气隐喻角度对比分析《红楼梦》英译本中人物语言的翻译[J].理论观察,2014 (03):121-122.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