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我与我的哈尼族孩子

作者:未知

  我是一名普通的幼儿园教师,从幼儿师范学校毕业后一直在乡镇幼儿园工作,每天奔波在城区与乡镇之间的道路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这里我已经工作了将近二十个年头,最早的学生已经成家立业了。尽管工作中时不时会发生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小插曲”,但我都能乐观地面对。因为我爱孩子,自己受点委屈不算什么。
  上学期刚刚入冬,我班转来了几名哈尼族孩子。第一天来园报名时,那几个孩子都是由爸爸带来的,还来了一位爸爸们打工所在企业的老板。老板介绍说孩子们的妈妈有的在老家带更小的孩子,有的在比较远的地方打工,所以孩子们大多由爸爸们带。爸爸们都在铸造厂工作,工作强度大、时间长,休息日少,平时很少能照顾到孩子,希望教师多体谅、多照顾。听了老板的介绍,我心疼这几个孩子,蹲下身想和他们说说话,他们却像受了惊的小鹿一样躲到了爸爸的身后。我站起来想向爸爸们了解一些情况,还没有等我说话,爸爸们就尴尬地摆摆手。老板解释说,他们刚刚来,不会说汉语,也听不懂汉语。我一下子懵了,不懂汉语,这以后怎么沟通呢?
  晚上,我回到家,一个大胆的想法冒了出来,我决定学习哈尼族的语言。说干就干,我当即在网上寻找哈尼族的日常用语,从“阿哒”“阿某”“火杂杂”开始学起。每天一有空我都会认真学习哈尼族语,每学会一个单词,我都会拉着几个哈尼族孩子说给他们听,孩子们的脸上渐渐有了笑脸。平时,我喜欢带着几个哈尼族孩子坐在图书角,用好听的声音给他们读绘本,还不时地用学到的哈尼族语向他们解释。孩子们静静地听着……
  因为孩子们的父亲上班比较早,所以他们会一早把孩子送到幼儿园。为此,我每天必须提早半个多小时到幼儿园迎接这几个哈尼族孩子。很多时候,爸爸们没有时间烧早饭,孩子们经常饿着肚子来园,我也就经常自己出钱给孩子们买早饭吃,有时也会从家里烧好早饭带到幼儿园。晚上,爸爸们经常要加班,有时会很晚来接孩子,我就会在幼儿园陪着孩子等爸爸们来接。门卫师傅怕我坐不到回家的车,常催我先走,说孩子可以由他代为照顾。我总是摇摇头,想着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和几个哈尼族孩子相处。
  天越来越冷了,我发现那几个哈尼族孩子穿着非常单薄。那天晚上,我早早地收拾好几件女儿穿不下的毛衣毛裤,准备带到幼儿园给几个孩子穿上。第二天早上,我推开窗户一看,到处白茫茫一片,原来昨晚下了一夜大雪。这时,我马上想到班上的几个哈尼族孩子。我急忙拎着毛衣毛裤出了门,外面很冷,路面结了冰很滑,我只得采用“鹅行”的姿势向公交车站走去。到了公交车站后,我左等右等不见有公交车驶来。这时手机短信提示:今天积雪太厚,公交车停运半天。这可怎么办?打车!我没有犹豫,招手叫了一辆出租车。司机一听说要到18公里以外的地方去就犹豫了,他说不敢冒险挣这份车费。我好说歹说,并且用两倍的车费打动了出租车司机。车费有点贵,虽然我有点心疼,但我只想着要赶时间,不能让孩子们冻着、饿着。路过一个包子铺的时候,我想这几个孩子今天极有可能没吃早饭,就让司机停一下车,赶紧买了一些包子。
  平时半个小时的路程那天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到幼儿园。推开车门,我迅速跑进幼儿园接待室,没有看到那几个熟悉的身影,我心里更着急了。这时,门卫师傅告诉我:“你班几个孩子不肯在这儿呆着,刚刚到班级门口去了。”我一路狂奔,那几个瘦弱的孩子正站在活动室门口等着我呢。他们的小手小脸冻得红彤彤的,睫毛上还挂着雪花,连围巾帽子都没有。孩子们看见我,十分惊喜。我连忙招呼他们进了活动室,打开空调,让几个孩子暖和暖和身子。我又迅速从羽绒服口袋里掏出还热乎的包子递给他们,孩子们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这时,我才安下心来,再用手摸摸几个孩子的衣服,果然穿得很少,我麻利地从袋子里拿出毛衣毛裤给他们穿上。帮孩子们整理好衣服后,我蹲下来教他们说汉语“老师早”。突然,一个孩子小声地说:“妈妈早。”其他几个孩子也大声附和着说“妈妈早”“妈妈早”……我很激动,眼泪直往下掉,一把抱住了他们。我没有想到我的哈尼族孩子会说的第一句汉语居然是“妈妈早”。窗外的雪花还在飘着,厚厚的积雪下树枝正孕育着待发的苞芽,如同孩子纯洁心灵里爱的种子正在发芽……
  随着来这边务工的哈尼族人员的不断增加,幼儿园里的哈尼族孩子也在增加,我还在继续学习哈尼族语言。为了让这些哈尼族孩子尽快融入我们这个大家庭,我还积极地创设“哈汉宝贝一家亲”区角,把哈尼族的文化特色展现在班级环境中,以增强哈尼族孩子的归属感、自信心。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