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伴着信仰起航

作者:未知

  在现代社会忙忙碌碌的背景下,谈论信仰、理想等似乎成为了一件奢侈的事情。“别跟我谈理想,我已经戒了”,戏谑者如是说。“我们不需要信仰,这东西对我们没帮助”,实用主义者如是说。确实,我们将多数的时间,花在了工作、挣钱、买房、娱乐上,很少有人再去驻足聆听自然的声音,去思考生活本身的含义,“信仰”一词,逐渐远离我们的视线。“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似乎已成为了我们的千年一叹。
  西方许多人鼓吹,中国是一个没有信仰的国度。西方通过信仰基督或天主,让人在心灵上有所寄托,获得满足感和幸福感,而中国只有1亿多人有着各种各样的信仰,剩下的都是临时抱佛脚。更何况,中国人的宗教信仰总是带有非常世俗的目的,生病了找药王殿,缺钱了找财神爷,很难说这样的信仰对中国人的精神层面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信仰的缺失,造成了恣睢放纵、浮躁混乱的社会现状,当下的中国人才如此的焦虑和痛苦,……如此云云。
  壮哉,我巍巍中华
  事实确是如此吗?笔者认为并非如此,中国人是有信仰的。
  若将信仰仅仅理解为宗教信仰,那这种理解未免偏狭。何谓信仰?汕头大学教授、老子研究专家鄢圣华说:“信仰就是一个不懈追求的目标,是一个人的精神归宿。”“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论语里仁》)或许是对此有力的诠释。在《中国人的信仰》一书中,对信仰的定义是:“信仰,就是人的仰望。我们的信仰从天道而来,天道即人道、世道、自然之道,凡遵循天道之人莫不心中有“爱、和、真”,这是我们的儒释道文化与一切真理共同的普世取向。”中国在漫长的岁月中,形成了以儒学为主,释道为辅的精神文化体系,不论是儒家的崇文尚礼、仁义道德,道家的洒脱无为,还是佛家的虚空清净,无不是中国精神财富的展现,甚至可以说成为了中国人的精神至高点。
  翻阅历史便可发现,中国的历史是中国信仰之光闪耀的历史:黄帝是我们信仰的开端,夏、商、周三代是我们信仰的展现,大唐盛世是我们中国文化因信仰而独得的永远的荣光,宋朝是我们民族信仰广大的典范……直至近现代,国势衰微之时,又有多少仁人志士投身革命,用自身的鲜血来印证中国人的信仰?(《中国人的信仰》)“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为救亡图存,革旧布新,谭嗣同慷慨赴死,舍生取义;“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为唤醒民众,复兴中华,鲁迅弃医从文,为革命摇旗呐喊……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伟大的思想家毛泽东为我们的信仰指引新的道路,现今,在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领导集体带领下,中国人全面建设有信仰的和谐社会、和谐世界、和谐生活。温家宝总理曾说:“一个民族有一些关注天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一个民族只是关心脚下的事情,那是没有未来的。我们的民族是大有希望的民族!”
  拿什么拯救你
  著名记者白岩松在节目中接受采访时表示,“有信仰的人不一定都幸福,但是没有信仰一定不幸福。”我很赞同这句话。人活着,绝对不能仅仅停留在物质层面,人应该有更高层次的追求。德国诗人荷尔德林高声唱道:“人充满劳绩,然而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在享有物质生活的同时,能够在精神的家园中“诗意地栖居”,这是一种至上的境界。
  中国经历了几十年经济快速发展的时期,伴随着物质的充裕而来的却是精神上的空虚和无聊,人们习惯了行走匆匆,忽略了身边太多的美景;人们习惯了忙忙碌碌,忘记了给家人多一点关爱;人们习惯了埋头苦干,却很难静下心去思考人生的意义。很显然,这与荷尔德林所说的“诗意的栖居”相距甚远。
  有研究学者曾对中西文化进行比较,认为西方文化属于外延型,好斗、扩张、充满竞争之心;而中国文化是内涵型的,待人以宽,律己以严,有着深刻的自省意识。但是在商品竞争的社会大背景之下,中国文化在现代也开始走向外延型,好斗、扩张、充满竞争之心。这也必然导致心态的浮躁与趋功近利。当下的中国人已经非常习惯直奔目的,过程往往被忽略了,这实际上是过去匮乏所导致的一种急于拥有的心态。越来越多人将金钱看成是成功与否的唯一标准,社会上攀附富人成为时尚,炫富成为趋势,“高富帅”、“白富美”成为令人艳羡的代称。伴随着社会急功近利而来的是社会道德的滑坡,部分人甚至走向了违法犯罪的深渊。北大教授郑也夫说:“在功利滔滔的国家中,信仰已成稀缺。现在是一个高度世俗的世界。在这个过程中,中国首当其冲。……所以我不敢谈信仰,信仰高不可攀。”
  重建信仰、扬帆起航
  确实,不得不承认我们的信仰出现了问题。面对当下的信仰危机,重建信仰已成为当务之急。当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把涉及国家、社会、公民的价值要求融为一体,既体现了社会主义本质要求,继承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也吸收了世界文明有益成果,体现了时代精神。“和谐”理念,是我们复兴二十年来结出的最大胜利果实。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及“构建和谐社会”的提出,正是为了重建中国人的信仰,创建一个充满正能量和道德感的和谐社会。
  而作为当代青年,我们又该应该怎样重建信仰?
  笔者认为,青年人要重建信仰,首先应重视修身自省。所谓修身,实则是重视个人自身的道德修养。高尚的道德是成就伟大事业与完善人格的基础。康德说“在这个世界上,有两样东西值得我们仰望终生:一是我们头顶上璀琛的星空,二是人们心中高尚的道德律。”一个注重道德修养的人,一定是一个有着崇高人格的人,一定是一个有美好情操的人,一定是一个面对危难能够勇往直前的人。修身的第一步,是懂得自省。孟子曾说:“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 自我反省,只要合乎义理,纵然面临千军万马,我也一样勇往直前!作为青年人,应该要有这种懂得反省的勇气,也要有这种敢于承担的大无畏精神。《庄子让王》中亦有言:“内省而不穷于道,临难而不失其德,天寒既至,霜雪既降,吾是以知松柏之后凋也。”只有善于反省,才能不偏于正道,才能在面对危难之时而不丧失应有的德行。   重建信仰,次重于回归传统。中华文明绵延数千年,有其独特的价值体系,我们提倡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必须从中汲取丰富营养,否则就不会有生命力和影响力。如火如荼的“国学热”,也正是当下中国人重拾传统文化、回归信仰的一个表现。国学复兴不仅仅是文化复兴,更是民族精神的复兴。当前学习的重点已不再是知识性的学习,而是灵魂性的学习。不是学知识,而是招魂。招的不是别人的魂,是招自己的魂,是请黄帝、老子、孔子帮助现代人认识自己,唤回自己。
  著名学者李宏塔曾说,重建中国人的信仰,要结合中华传统文化来进行建设。从小,父母教会我们的第一句话是“人之初,性本善”,我们从“黄香温席”中学会孝敬,在孔融让梨中学会礼让,在《论语》《孟子》中学会仁义礼智信,从“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中明白了这是何等的器识和宏愿!相较于当下人们热衷喧闹的肥皂剧、浮夸的综艺,笔者宁愿在安静的午后,泡上一杯清茶,进入另一个天地:伴着香草美人,品味唐诗宋词的旨趣;伴着刀光剑影,追随历史英雄的脚步;伴着书香墨香,品读笔走龙蛇的韵味……回想起曾经阅读过的《论语》《大学》等儒家经典,以及唐诗宋词明清小说,才发觉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早已深受传统文化的浸染,成为了积淀于灵魂深处的信仰之根,熔铸于血液之中,无法分割了。
  再者,重建信仰,必立足于人民。人是社会的主体,人的生存本质在于他的社会性,每个人都不可能离开他人而独立存在,“小我”只有在“大我”和他人的肯定中才能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菜根谭》中说:“节义傲青云,文章高霜雪;若不能以德性陶熔之,终为血气之私,技能之末。”一个人无论如何清高或有学问,如果没有高尚的品德来配合,没有一种为大众利益服务的主旨,而只限于一己之私、一隅之见,那么这种清高和学问就成为不受世人重视的“血气之私,技能之末”,成为了微不足道的孤高和雕虫小技。孔子说:“仁远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其实这仁爱我们想要就有,一想就有,只要你付诸实践。若是庸庸碌碌只看重个人利益,又谈何理想、谈何信仰?作为当代中国青年,必须要有一种强烈的干预现实的勇气,要有积极入世的思想,要立足于现实,勇于担当,甘于奉献。“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在实际行动中展现一个新世纪中国人的精神气度。
  习近平在北大考察时曾对广大青年提出要求:“广大青年树立和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要在勤学、修德、明辨、笃实上下功夫,下得苦功夫、求得真学问,加强道德修养、注重道德实践,善于明辨是非、善于决断选择,扎扎实实干事、踏踏实实做人,立志报效祖国、服务人民,于实处用力,从知行合一上下功夫。”这实际上就是鼓励青年人要有修身养性的自我意识,要从传统中汲取精神食粮,要在追求个人幸福的同时服务人民,实现社会价值。
  人民有信仰,民族有力量,国家有希望。习近平总书记用“既严以修身、严以用权、严以律己,又谋事要实、创业要实、做人要实”,为年青一代指引了正确的人生方向。回想起近期所阅读的《中国人的信仰》一书,不仅论及中国人信仰的思想来源,更为重要的是对重建中国人的信仰进行了详细的解说。此外,书中附加的十八位著名学者、思想家有关信仰的访谈文字更是发人深省:以“纯粹的文化、绝对的精神”完成中国人灵性意义的觉醒,始知有信仰的生活才是真正的生活。
  “总有一种力量它让我们泪流满面,总有一种力量它让我们抖擞精神,总有一种力量它驱使我们不断寻求‘正义、爱心、良知’”,这种力量就是信仰的力量,它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让幸福者更加幸福。这种力量来自于你,来自于我,来自于我们每个人心中。“扬帆何处去,插羽逐征东”,让我们在信仰的引领下,扬帆远航!
  [作者简介]
  魏烈刚,江西省社联《苏区研究》编辑部编辑。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