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清宫档案中的左宗棠

作者:未知

  左宗棠作为晚清传奇人物,他与同时代名人如曾国藩、胡林翼、郭嵩焘、胡雪岩等人的交往,有不少逸事为大家所津津乐道。只是这些逸事中,有不少只是传言,本文试图根据从清宫档案中翻拣出的史料档案,还原一个更加真实的左宗棠。 枫叶论文网 /1/view-10823374.htm  01左宗棠是否曾掌掴或脚踢总兵樊燮?
  左宗棠种种逸事中,流传最广的,莫过于咸丰八年(1858年)时为湖南巡抚幕宾的他掌掴或脚踢永州镇总兵樊燮的逸事。这个逸事之所以流传如此之广,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左宗棠作为一个尚未授官的爷,竟敢如此羞辱官至二品(相当于部级)的武官樊燮,官阶的反差和冲突的激烈令人好奇;案件引起了咸丰皇帝的关注,有传言说咸丰当时就曾下旨“左宗棠如有不法情事,可就地正法”,最高统治者的过问增添了逸事的神秘性;当时在南书房当差的咸丰文学侍从潘祖荫上折说情,其中的名句“天下不可一日无湖南,湖南小可一日无左宗棠”为逸事的流传增添了文学色彩;为了营救左宗棠,传说胡林翼曾秘密买歌姬送至奉旨查办此案的钦差大臣钱宝青船上,让其与钱宝青暗通款曲,拿到钱宝青的把柄,逼迫钱宝青网开一面,香艳的故事增添了逸事的谈资;案件以樊燮被查处、左宗棠被起用而落幕,又有传言说,樊燮深感武将的无用,毅然请名师为其两个儿子授课,并下令让两个儿子穿上女人衣服,声言必须考上秀才、中了进士,方能换上男装,最后长子中了举人、次子樊增祥果然中了进上,成为一代名诗人……如此种种,让这一桩逸事广为流传,甚至被当成确论,写进左宗棠传记等众多历史著作中。
  樊燮案究竟是否确有其事?借助当年秘而不宣、今天已然公开的清宫档案,笔者得以将历史真相呈现在读者而前。2010年,从清宫档案中找到湖广总督官文关于樊燮案的第一份奏折,证实左宗棠并无传言所说的掌掴或脚踢樊燮,从而揭开了这一流传百年的逸事的真相。与此同时,通过查找《军机处上谕档》《军机处录副档》《军机处随手登记档》《宫中朱批奏折》等清宫档案,找到咸丰皇帝为此案所作的12次批示,并一一作了考察和分析,得出咸丰皇帝也从未下过“左宗棠如有不法情事,可就地正法”的密旨。
  02左宗棠与胡雪岩究竟是何关系?
  围绕左宗棠与胡雪岩,也有着太多太多的逸事。胡雪岩,本名胡光墉,字雪岩。从一个贫苦无依的钱庄小伙计开始,到阜康钱庄、胡庆余堂药店老板,钱庄票号遍及大江南北,拥有资金2000万余两、田地万亩,胡雪岩成就了一个商人的传奇。社会上有“为政要学曾国藩,经商要学胡雪岩”的流传语。在重农轻商的清代,商人胡雪岩长袖善舞,夤缘政要权贵,先后被授予运司衔江西试用道、按察使衔福建候补道、布政使衔福建补用道等,获清代赏衔的最高官阶――从二品的布政使衔,成为名副其实的“红顶商人”。他还被赐头品顶戴、赏穿黄马褂。按清制,黄马褂历来只赏给内臣和亲近之臣,有清一代,获此殊荣的商人,只有胡雪岩一人。
  左宗棠与胡雪岩的种种逸事中,广为流传的说法之一,是左宗棠与胡雪岩两人第一次见面时,左宗棠要杀胡雪岩。此时胡雪岩灵机应变献上20万担(也说20万石)粮食而免祸,并得到左宗棠的重用。
  但根据清宫档案和《左宗棠全集》可知,同治元年正月(1862年),刚刚出任浙江巡抚的左宗棠,就上折奏请由胡雪岩为其办理粮饷――而此时,胡雪岩正在赶往江西的路上,和左宗棠尚未见过面,可谓素昧平生。在没有见面之前,左宗棠就已经奏请胡雪岩为其办理粮草,而不是传言中的要杀胡雪岩。况且,左宗棠直到同治元年五月才进兵浙江衢州,也就是两人见面之后。
  再比如,胡雪岩的按察使衔、布政使衔甚至包括黄马褂封赏,都是左宗棠奏请而来的。但从清宫档案中可知,最早给胡雪岩奏请封赏的,并非左宗棠,而是左宗棠之前任浙江巡抚王有龄。而在光绪九年(1883年)胡雪岩破产之前,上折为其奏保请奖的,还有大学士宝]、直隶总督李鸿章、两江总督沈葆桢,以及浙江巡抚梅启照、陕西巡抚谭钟麟、山东巡抚周恒祺等。
  在我们的印象中,左宗棠用兵新疆的军饷,主要依赖胡雪岩的借款,为此,新疆收复后左宗棠为胡雪岩奏请黄马褂之赏以示感谢。但统计左宗棠前后四次所上的军饷报销折可知,其用兵新疆所收到的六千多万两银中,各省、各海关送来的协饷为3400多万两,胡雪岩所借为1710万两,只排在第二位。而且,胡雪岩的借款通常都以各省关的协饷作为抵押,只是由于各省关协饷经常拖延,因此,这些借款更显得意义重大。
  03左宗棠与曾国藩为何断交?
  曾左是湖南同乡,同属同光“中兴四大名臣”,可谓一时瑜亮。从道光十四年(1834年)结识到同治三年(1864年)断交,两人的交往整整三十年:咸丰四年(1854年)曾国藩兵败投水自杀之时,左宗棠曾冒险出城、极力安慰;咸丰八年左宗棠卷入樊燮案险被投狱,曾国藩尽力在咸丰面前斡旋,使得左宗棠化险为夷。可以说,两人有着生死之谊。只是造化弄人,曾左二人由相交甚欢最终变为凶终隙末,同治三年断交。如此巨大的转折,自然引发时人和后人的巨大兴趣。
  关于曾左断交,很多人都知道是因为同治三年攻下太平天国的都城天京之后,曾国藩上折奏报包括幼主洪福在内的太平天国高官已全部被歼,但清廷赐封曾国藩、曾国荃兄弟的谕旨墨汁未干,左宗棠就上折奏报洪福实际上已经逃出天京。恼怒之下的曾国藩,也上折攻击左宗棠收复杭州时放走了十万太平军。虽然通过清宫档案包括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洪福供词得知:洪福填是从左宗棠事前所判定的广德出逃,但此事还是导致二人的最终交恶。
  然而曾左断交,导火索并不是此事。更早的导火索,在同治元年(1862年)左宗棠不赞成曾国藩在广东抽厘充湘军军饷时就已经埋下。
  曾国藩最初判断,在广东抽厘,一年收入至少有几百万两。因此,当时为了让广东方面同意,在未与浙江巡抚左宗棠商量的情况下,他就对两广总督劳崇光表示,办理抽厘后,广东原来每月要给浙江的10万两协饷可以停解。但左宗棠一开始就认为曾国藩强行到广东抽取厘金的做法不妥,难有实效,并认为以劳崇光的个性,一定不会配合。 转载注明来源:/1/view-10823374.htm


常见问题解答